幻灯二

过年连载09

过 年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上接贺岁文稿《过年》连载08:

      

    (十三)

        话说应鹏抱着小女儿,呼唤着小小往铁栅栏里挤,这时,有人站在栅门边数人数,每栏以200人为团队,不一会,栅栏里就人滿为患了。接着,工作人员用一根铁管把栅栏门给栓了,再吆喝着引导后来者进入下一个栅栏。

        应鹏放下女儿,小小则打开二个小“马扎”,招呼应鹏坐下。可是,应鹏还是站着,他抬头往前看了看,发现前头等待购票的栅栏团队还有几十个,不觉得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要在栅栏里呆很久时间。

        应鹏安心坐下了,他把女儿交给小小照看,自己抬起头来仰望四周,他在仔细地欣赏高交会馆独特而又华丽的建筑风格。

        当年的高交会馆,虽然是一个临时钢架搭盖的建筑,但它却按照国际会展标准来设计的。它分主展室、广场和附属设施,总面积有五万四千平方米。从1999年到2005年,“中国国际高深技术成果交易会”在此馆成功地举办了七届例会,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出席了第一届开幕式。

         应鹏和小小哄着女儿应红在栅栏里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儿累了,女儿要吃要喝要上厕所,二人都息心关照。女儿要睡了,二人就轮流抱着。

       高交会售票处是24小时连续工作的,其售票效率是: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售完一个团队(200人)票。应鹏所在团队也随着售票速度不时变换栅栏,不断地向前靠近售票处。

        只要有前进的吆喝声,应鹏夫妻就着急得抱女儿、拖马扎、提手袋,步步跟进。

        下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刮起了西北风。那是个冰冷刺骨的寒风,寒风一个劲儿地直往露天候票者的脖子里钻。小小坐着,蜷缩着身子抱着女儿,紧紧依偎着丈夫。应鹏也坐着,他一直望着那阴沉沉的天空,只见那一层层的乌云在不断交叉翻滚。那个架势,像万马奔腾,似天兵鏖战。乌云越来越低了,直往人们的头顶压来。应鹏也不再多想了,他用大衣把女儿包裹得严严实实,自己也依偎着妻子,凭着各自的体温,共御天寒。

        幸好小小带有馒头和矿泉水,充了三人肚中之饥;幸好广场上设置了多个活动厕所,解决了人们的内急。

        临近午夜了,应鹏妻小三人在栅栏里呆了近十二个小时,终于轮到他们团队购票了。大家不顾疲惫,蜂拥着跑进购票大厅。虽然,大厅里还要再排队购票,但却是秩序井然了。

        应鹏负责买票,小小在一旁抱着女儿。轮到窗口时,应鹏一只手掏出一叠钞票,另一只手把二张身份证递给售票窗内的女售票员,说:“浙赣线鹰潭站,三天内二张。”

        窗口内,售票员冷冷地回答:“没有。”

        应鹏原先想好了,他担心万一车站不卖鹰潭小站票,就要机灵地买终点大站票。

        应鹏再说:“那就买上海站二张”

        售票员再回答:“没有。”

        应鹏有点紧张,说:“那就买七天票吧。”

        售票员还是冷冷回答:“都没有。”

        应鹏十分紧张,他回过头来看了妻子一眼,喊着:“小,票卖完了,没票,啊!”

        这时,售票员在窗口内喊:下一位。

        应鹏听到了,但,他还赖在窗口不走。

        看到丈夫伤感的样子,小小伸过头来,对着售票窗口,大吼一声:“阿姨,有春节票吗?”

        窗口扩音器传出售票员声音:“大年三十,晚十点半,某某某次往上海直快鹰潭站,要吗?”

        听到这个声音,还没等到应鹏反应过来,小小又吼起来了:“要,要买,阿鹏快买!”

 

(贺岁文稿《过年》连载09: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请关注周末文苑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过年01

        过年连载02

        过年连载03

        过年连载04


        过年连载05


        过年连载06


        过年连载07


        过年连载08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