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话说黄老板

话说黄老板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杂文集人生姻缘探讨之三

话说黄老板

  俗话说,人生姻缘天注定。我想,未必吧?在今天,应该是以金钱和地位为基础,有门当户对和家庭层次的分界线。而在五十年前的文革时期,也是有以阶级队伍为基础,有“吃米、吃谷”的分界线。

  话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时为2006年初,我还在深圳经营精密电子机械,并小有名气。一天,接一订单电话,约我到深圳机场边上的兴围工业区洽谈业务。我依照传真地址来到了工业区的新兴电子厂。老板亲自接待我,互递名片后,我发现新兴厂的老板是永定人,姓黄,下海前任某乡镇武装部部长。我见到黄老板时,他正在办公室与人下象棋。一泡茶后,黄老板对我说:卢老板棋艺如何?我答:略识一二。黄又说:卢老板,今天我俩不谈生意,先杀二盘如何?我答:客随主便。

接下来,在黄的老板办公室,我俩就撸起袖子,楚河汉界了。第一局,我输了。第二局,还是我输了,但我摸清楚黄的下棋套路了。我知道此时应该甘拜下风,拱手认输,就此罢赛了。

但是,此时的黄老板正在兴头上,其决意乘胜追击,给我一个直落三的败局。黄拉住我的手,口中念念有辞,说一定要请我吃饭,而且还说,要叫来他的老婆伴客。我知道行间的规矩,如果主人叫来老婆伴客的,是对客人的尊重,主人以示用家宴的形式接待老朋友,这样,客人就不方便辞请了。

既然是这样,我就不推辞了,我就静下来了,一进一退地认真对弈起来了,结果三下五除二我就胜了。黄输了,自当不甘心,他不放我走,还要再决两局。结果呢?我再下黄两局,直到黄心甘情愿输。

  中午的饭局,在黄的住地,由他的老婆操勺烹饪,味道不错。两杯白酒下肚,黄老板来了感情,他拉开了话匣

  他原任是镇的武装部长,今年五十八岁。因为看到很多乡人在深圳发了大财,他忍耐不住钱欲,就内退到深圳投亲,在去年独资办起电子线材公司。

黄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吞吞吐吐地向我表达了意思,我虽然喝了二杯,但我没喝醉,我清楚了,他是想向我赊账购货。这时,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黄,只是提了个条件,要订个付款计划,到时一定要付。

黄见我直爽,夫妻俩十分高兴,连连敬酒,还给我说了一个纠结的事情。

  那是在去年年终,他公司经营了一年的收益货款,一夜之间,给人卷走了六十万元。这是黄老板一年辛苦勤劳的收益,他办厂的本钱,除了自己多年的积攒十万元外,其他都是外借款,今欠工人工资、供应商的材料费、还要还债主的钱,都给人卷走了。春节要回乡过年,一个读大学的儿子,一个读高中的女儿,都等着他,都望着他,他怎么办呢?黄老板是个诚信踏实的人,今遇到了有生以来从末遇到的坎!他压力十分大,想来想去,彻夜未眠!他没有办法,最后,他想到了一死了之。他站在五楼的阳台上,他决定纵身而下。

说时迟,那时快,幸得他老婆一把拽着了他。

这时,黄老板的妻子接着对我说,当时她对老公大叫一声,你要跳楼我跟着跳,我们的两个孩子怎么办?亏你还是军人,亏你还当过武装部长!

黄又接着对我说,经妻子一提醒,他还魂了。自己是侦察兵出身,是扛枪的人,自己不怕死,还怕谁呀!今年他要重振旗鼓,只要自己不怕死,就有一条活路!(注:2006年黄老板真的扳回了本,赚回了六十万。)

   以上这么多话,只是个引子,今言归正传。从此之后,黄老板把我看成好朋友了。我只要有到珠江边上的工业区办事,就会拐到他处。

  有一次,又在他家喝酒,他的妻子不在场。酒过三巡,黄说起了内心话,黄对我说他年轻时,刚从部队退伍回乡,就有人给他介绍个坎市卢姓妹子,而且双方互有往来。后来他招干了,“吃米”了,就把那“吃谷”的妹子抛弃了。今天想来,很对不起人家。

一听他说起我坎市卢家的妹子,我警觉起来了,我追问黄说出女方的名字。黄不说则已,一说我火冒三丈。他说出的名字,是我老三届学友,是我卢家一位诚实善良的姑娘。我立马气愤地对黄老板说,今天我不怕你是军人,我要先打你一个耳光,你知道吗?你害了人家,害了人家很老都没有嫁!以前,我有遇到我的同学,一度心存疑惑,怎么一直没有嫁出去,原来罪魁祸首就是你黄老板负心人,黄给我说得不敢吭声。最后,黄要求我给他提供女方的手机号码,他要当面给她道歉讲清楚。

  我直截了当地给黄答复,要他先去买“后悔药”,等他吃了“后悔药”之后,我再给他手机号码!

  那个“后悔药”在那里买?黄不知道,问我,我也不晓得,真的不晓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周末文苑公众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