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一张旧办公桌的故事04

一张旧办公桌的故事04: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一张旧办公桌的故事连载04

 

(六)

第二天上午,我跟着荣浩,一同来到会议报到处。报到处设在新县府大楼一楼大厅。我们在报到处领到了食堂歺票,招待所房间的钥匙,以及一张会议议程表。

这时,我知道了,这是龙岩专署临时勤务委员会主持召开的全专区的教育革命会议,会期二天。事后多年来,我就一直想不通,当时的临勤委,成立才半年多,而且政权位置摇摇欲坠,怎么有能力来搞教育革命呢?要知道,当时的学校已经全面停课,校领导也已全部打倒了,教师队伍也已解散了。

  上午无事,我俩又是第一次到访县政府,出于好奇,便在新县府大楼上下左右悠然瞎转。中共永定县党委和县政府原本在一栋南北座向的旧县衙大楼合署办公的。六十年代初,在原县衙大楼右侧前方,孔庙后旁,另盖起了一座县府大楼,此后,党委和政府就分开办公了。

当时,整个县府大楼,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在上班。我们转悠到二楼,发现角落边有间办公室门开着,便走了过去,只见室外墙上挂了个牌子,上书“永定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室”。头衔好大啊!

  往里一看,室里有一排书架,书架上摆满了马恩列斯毛的著作。在一张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穿中山装的青年人,好像是在抄毛主席语录。此人见有人来了,便站了起来,很热情地打招呼。特别是我说了是来开会的,此人立即起身,提起热水瓶,给我们倒了二杯热开水。后又搬来两张便凳,请我们落座

  我仔细一看,此人我认识。我在永定四中读书时,此人高我二届。此人名叫简某德,培丰大排人。在交谈中,我们得知简君正在深入研究和解读毛泽东选集四卷。顿时,我心里对简君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因为我知道,陈伯达不正是在研读毛泽东著作理论,才被选上当了毛主席的秘书,才被选入中央政治局的吗?过后,我又心存疑惑:我知简君的一些情况,简君是永定一中67届乙班的毕业生,在校读书时他的文才很好,与同班的张胜友不分伯仲。但如今,他不是红卫兵了?是理论家了?而且还是在县政府大楼里堂而皇之上班的理论家了?我真不知道几天后的局势反复大变,简君是否会溜之大吉。

  中午在县府食堂开饭,就歺的人不多,有百来个人吧!。真的,不出荣浩所说,歺中大米饭随你打,配菜上了红烧肉,焖豆腐等好料。大家都吃得舒坦。

  当天下午,会议在永定县人民影剧院开幕。并由原龙岩专署副专员杨培作教育革命的主题报告。杨培,个子不高,干部模样,白净胖实,说话声音平和。报告内容谈到中学要复课闹革命,我认真地作了记录。我真希望中学能够复课,我还能够再回到教室去读书!

  晩上,我俩住招待所,没有回进修学校宿舍向堂叔告知会议的情况。因为,县进修学校的老师,都抽调到大会搞会务和后勤,堂叔也在其中。

  会议召开的次日,上午是分组讨论,具体细节如何呢?因事隔五十多年,已经十分模糊了。

   但是,对于当天下午的报告,原永定县县长赖祖雄作的报告,我却记忆犹新。报告会还是在人民影剧院举行,报告的内容是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斗争。今天想来,这好像是一个战前的动员报告。赖祖雄县长,五十来岁,瘦高个子,脸色稍黑,一身很普通的农民衣着。赖祖雄县长的报告带着很浓重的湖雷口音。虽然赖县长的文化水平不高,但他的报告充满着前因后果的逻辑。

赖县长的报告也是以他个人身世说起,从小受苦受难,倍受欺凌和压迫。十八年(1929年)红军来了,是共产党毛主席救了他。他参加了革命,参加了武装工作队,参加了闽粤赣游击队。寒冬腊月,钻山洞、住茅棚,和反动派作坚决的斗争。直到解放翻身作主人。如今,阶级敌人和资产阶级野心家又来兴风作浪,利用文化大革命运动反攻复辟,要抢夺党和政府的领导权。我们革命干部、革命群众和贫下中农坚决不答应!毛主席教导我们: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要遵循伟大领毛主席的教导,拿起枪杆子和反革命分子、野心家作坚决的斗争……等等。

赖县长的报告充满激情,心境由平和到欣喜再转到愤怒,甚至骂娘。其情感都溢于言表。

  报告会在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的口号声中结束。

  当日晩歺后,我约荣浩一起去了县进修学校宿舍。见堂叔还未回来,我们就在其房门口稍坐等待。这时,我堂叔对面的房间里传出了轻轻的哭泣声。我知道,这是进修学校游老师的房间。我见房门开着,就走了过去,只见游老师坐在床沿,双手正在擦拭着一把制式手枪,老师的妻子,正坐在桌子边上低头流泪。

  因为堂叔有把游老师介绍我熟悉,所以我就直接进了他的房间,开门见山地问:先,这是要干什么?游老师很诚恳回答:你们要赶紧回去了,因为县城发生了围攻武装部事件,今红字派声称得到了军分区的支持,要来攻打永定县城了。游老师又告诉我:上级(不知那个上级)发下枪来,我们要准备上山打游击了,她(指游师母)明天就要先回乡下去。

  至晩堂叔回来,我们把游老师的情况和说的话向其转述,堂叔也劝我们趁早回去,他担心万一打了起来,交通封锁了,那就走不了了。堂叔叮嘱我们回去以后,千万不要把参加会议的事张扬出去,我们点头称是。直到今天,五十多年后,因写此文,我才有机会张扬出去。

我的堂叔卢彩源老师,当年在县城关系很多,也非常熟。第二天早饭后,他就给了我们两张到坎市的车票。我们立即到了县汽车站,坐上一辆新的、烧汽油的、平头的、动力很好的解放牌客车。一路平安回到了坎市。

至于第二天上午的会议分组讨论,因我们已经不辞而别,怎般情况,也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回到坎市以后,没几天,估计是在196712月下旬,或者是19681月份,红字派组织的武装人员向永定的革造会发起了进攻。高陂、坎市首当其冲,据说在高陂发生了激烈的交火,进攻者中有一名战士丧生。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红字派当日也攻取了坎市,其随行的文艺宣传队,在坎市的“七一园”礼堂,连续演出了二个晚上的革命文艺节目。其中有个节目,就是以这个战士(叫什么名不记得了)的战斗事迹临时编撰的。

  红字派顺利地攻占了坎市,因为在坎市的革造会人员,早就已经撤退了。派系的政治斗争,反复的武装进攻坎市,都没有在坎市境内发生激战而祸及坎市人们,真乃坎市之福也!

  文化大革命造反派之间的政治纷争,其武斗之残酷,手段之残忍,也不断地升级。今天,面对着我们安宁和谐的生活现状,我不忍心用文字把它表达出来。

  经过二个多月的经历,我悟出来了:社会并不是像课堂中所讲述的那样遍地鲜花;生活也不是像课堂上所描绘的那样五彩缤纷。

  我沉默了。我挂心我的办公桌还没有完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足不出户,专心致志,终于在临近春节时,把办公桌装配完毕,刷上黑漆,一眼看去秀丽端庄。我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份杰作:做一张崭新的三屉办公桌!

  过大年了,我把办公桌摆放到临窗的位置,在窗台两边的墙上贴一付小对联: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昨天,我特地往老屋,找到了这张办公桌。(可惜的是,随同办公桌配套做的靠背椅丢失了)用水洗净灰尘。今天拍了二张照片。诸君请看,办公桌还有当年的那股稚气!还是那么结实,还是那么大气。再看榫头,还是那么的细致。

  这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初中毕业生,这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是一个胸怀志向的爱国青年,用了二个月的时间才做出来的!

展望未来,心存怀念,钩沉往事,以飨今人。

谨以此万字拙文,深切怀念在文化大革命那场“政治旋涡”中,遭受牵连,批斗和迫害而故去的,我所熟悉的革命先辈、师长和学友!

(本篇稿完,更多精彩请关注周末文苑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一张旧办公桌的故事

一张旧办公桌的故事02

一张旧办公桌的故事03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