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梅林关外04

梅林关外04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鹏城礼记》长篇文集之二

 

梅林关外04

 

【四】

孟煌在深圳展业初期,面临着项目选定问题,俗话说“男人最怕选差行”,选什么行呢?选生意行,可以说,做生意来钱快,可是自己一生人都没有做过生意(实际上当年选做生意就对了)。孟煌对于创办人力密集型企业,心里有此想法,但看了吉祥兄弟公司的管理方式,自认为“太恶”了,这与自己的性格又格格不入。

还有,那天在罗湖口岸的饭局结束时,又见张国全将吃剩的卤味和喝剩的酒瓶装回手提袋,还把吃剩的盘菜打包装进手提袋,然后高兴地和孟煌兄弟告别!

孟煌对比起那个“金福酒楼”的饕餮盛宴,这次张国全请的“宴”会,是孟煌在深圳记忆中最平凡的“宴”会。这个最“平凡”的宴会却是最真诚的宴请,这也使孟煌第一次看到了“打包”现象。

在回来的路上,孟煌对海弟说:“这个张先生,实在看不惯,虽然有钱,就是太小气!”

海弟答:“香港人都是这样的,习以为常了,我们不要计较!”

 

还有一次,张国全回了趟龙岩老家,他知道孟煌正好也回了家乡,张国全就趁机到孟煌家作客。中午孟煌请客,把贵宾邀到了家乡豪华酒楼一一东街酒楼。谁知道,张先生一口拒绝,就是不进酒店大门。他说,找个排档,有客家本色菜的最好。无奈之下,孟煌把张国全拉到先富路边上,在一个排挡就餐。点什么菜呢?记得是:干蒸番鸭、肉沫焖芋子干、角豆青叶和酸菜牛肉汤。张国全要求配饭不喝酒,只见,张吃得啧啧称赞。饭后,张依习惯地把剩下的鸭肉打了包回去。

这时,孟煌知道了,孟煌的老乡,香港商人张国全是个聪明的生意人;他是个心胸坦荡,不懂作假的人;他是个勤劳吃苦,俭朴随和的人。

从此,张国全来深圳,常有到孟煌办公室来饮茶,孟煌有疑难问题也常向张先生请教。

从此以后,对于餐后”打包”行为,孟煌不再认为是丢面子的事了。孟煌也改变了观念,不但自己逢“宴” 必打包,而且还鼓励同事打包。

张国全身体力行地体现了他的格言:一个人的性格行为就是一个

人的品牌。

这句话说得十分有道理!

   

一天,与乡贤宪明老板聊天,他拿了一件其公司加工流水线上的机械小配件,叫“滚珠丝捧”。宪明乡贤说,这个小零件,从日本进口要一万多元。为什么这么贵呢?主要是国内做不出,没那个精度。

宪明知道孟煌对精密机械加工有研究,他叫公司工程部主管抱来一台小仪器,并说明,这是在自动化机器流水操作上,为确保电子元件位置正确而必备的精密检测仪器,外来语叫“飞达”。

宪明公司是加工电视机电路板的,都是印刷电路。以前国内的电子元件粗放、体大、容量小,今天的科技发达,电子元件都向小型化,微型代和集成化发展了。比如同等容量的电解电容器,原先有手拇指粗,今只有半米粒大小。宪明公司的电路板流水生产线,要保证操作程序上的电子元件正位安放,这就要靠“飞达”来验证。

孟煌答应宪明依样画葫芦地给他公司试制一台“飞达”,这也是孟煌自己的技术水平在深圳电子精机界的初露锋芒。孟煌把“飞达”抱到自己的办公室,孟煌仔细地测量后,大吃了一惊:这台“飞达”尺寸精度非常高,有二个小孔,孔径只有零点八毫米,而且孔距在三百毫米之间,误差不能超过正负零点零一毫米,即“公差范围”在百分之一毫米之间。。

孟煌知道,国内最著名的机床厂一一沈阳机床厂,它的机床出厂合格标准是“公差”正负零点零二毫米,孟煌接手的“飞达”孔距精准度是要比沈阳厂提高一信的精度。

孟煌失败了,孟煌灰心了,孟煌确实没有这种高精度没备和高超的技术。孟煌准备把“飞达”样品退回宪明公司工程部,他面对着桌子上的样机发呆,面无表情地坐着,坐着。

突然,孟煌来了灵感。有方法了,他想到的这个方法叫“比对挍正法”,这是孟煌自己给这种工艺起的名字,机制专业教科书本上是查不到的。这时,孟煌手头上的高精度电子测量尺派上了用场。孟煌利用机床电子尺不断地比对样机的孔距,小心翼翼地加工。零点八的孔径,是个相当小的孔径。为了确保精度和孔径的光洁度,孟煌要求操作工把机床转速调到每分钟一万转。

孟煌用这种方法,连续做了三台,经最后检测,其中一台合挌了。孟煌把自制“飞达”交货给宪明公司工程部试用,反馈的消息是完全合格。

“飞达”验收合格后,宪明公司采购部要求结帐报价,孟煌厂报了个4500元。几天后,宪明公司采购部的一个人员,来到孟煌办公室茶叙时,他说:

“叔台,你知道进口“飞达”的价格吗?”

孟煌答:“不知道,是不是公司嫌我定的价格高了?”

来人说:“不是的,叔台要知道吗?那天给工模厂试制的样机,当年从美国的进口价是每台十万元。”

听其言,孟煌吓了一跳。

经过这件事,孟煌心里明了:企业的利润,虽然可以通过量产来提高,但还可以通过技术水平来提高。孟煌决定,自己的工模厂也要通过技术来赚钱。

 

港商张国全,他不但是个生意精,也是个企业管理专家。他有来孟煌公司,孟煌把自己的想法与其沟通,张先生十分赞赏和支持孟煌的做法。

张国全对孟煌说,一定要稳定好产品的品质。

孟煌知道,把握好产品的品质有三道关:一是材料检验、二是制程检验、三是终端检验。不管是TCL、康佳、长虹、包括华为和富士康,都离不开这三道检验。

张国全说:“不止这些,还有产品外包装检验。”他还说:“任何产品的外包装款式,是该产品质量的重要部分。”

好一个张国全,孟煌是第一次听人家说外包装也属于产品质量!怪不得香港货,外观都是花花绿绿的,里面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呢?

 

张国全这个人,早年赴港,什么事情没有经过?他为人和善,又礼貌待人,孟煌十分喜欢他来坐谈。一天,孟煌与张俩相谈甚欢时,办公文员递过一份传真件,一看,是孟煌的好朋友,厦门金腾实业有限公司总裁彩金乡贤传真过来的贺信,那贺信用辞十分潇洒,它真诚地祝贺孟煌峻业宏开,兴旺发达!

彩金乡贤是位大实业家,大慈善家!孟煌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试图在深圳展业?好乡贤,时时跟踪孟煌。当晚,孟煌情感交融,夜不成寐,随即披衣而起,提笔撰一首七律。

第二天上班后孟煌嘱办公文员回传,敬奉知己彩金乡贤:

《诉衷情》

春梦无痕入梦频,一弯残月夜沉沦。

红棉吐艳双苞出,黛铁含芳众叶匀。

浊浪清平登岸石,凄风料峭渡时轮。

乡贤贺意心心印,但见佳辞不见人!

孟煌在诗中,坦言了当时的困境:乡贤有所不知,本人身陷异地,虽然“改变观念,适应环境”,还是“不可自拔”矣!

(梅林关外04,未完待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