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拉萨纪行06

拉萨纪行06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文稿有约:

龙井山人

拉萨纪行06

 

〔七〕

又是一个拉萨的早晨,还是那么地静谧。不远处的拉萨河水,也静静地流淌着,只见水面上飘起淡淡的薄雾。由于拉萨早午的温差大,我加穿了衣服,缓步来到了拉萨河边。

拉萨河流经拉萨时有分成几条支流河道。拉萨河主流不宽,也就是一百多米左右宽,河水最深处也在一米多左右,但,有的河段流水还是有些湍急。

我顺着河边小路,下到主河道那布满河卵石的浅水滩边,河里看不到有鱼虾或者水草等动植物,我双手伸进清沏见底的河水中,河水冰冷清凉的,这河水是冰山上融冰的冰水,先汇集在上游高原湖泊,再流经拉萨河汇入雅鲁藏布江。

河边的一片农田,主要种有矮壮的青稞麦子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农作物。再一次提到,由于这里光合作用强,农作物的叶绿素丰富,看去碧绿碧绿的,十分清爽。拉萨河谷的树木都是阔叶树,可能是白桦树,看去也是碧绿碧绿的。这里看不到松树,杉木树等针叶林木。


文苑_拉萨纪行06图1

(上图为拉萨河畔。

我在拉萨河边深深地吸着晨早的新鲜空气。我感觉到,我的嗓子眼剌辣辣的痛,又稍微有点干咳,我想,可能是得了炎症,于是,就回到招待所隔壁的药店买了包消炎药吃了。

昨天,跑钢材生意的重庆人老邓返程走了。招待所又安排客人住了进来,此人是谢通门县乡镇企业公司的业务员。他昨天去了拉萨水泥厂办业务。

晚上,我们聊了一阵子。我听说拉萨有水泥厂,我劲头就来了。因为,我当年有个企业是合营的光明铸钢厂,而该厂的主要产品就是水泥厂所需的易耗件——高铬钢球。其时,我正主管着销售业务。

国家对西藏有着十分优惠的政策,藏民办企业做生意是不用纳税的。西藏的建设和各级政府的财政支出都是由中央财政统一拨款的。

我记得老邓说过,西藏的建设全面开花,高等级的支前快速公路已通向边境地区,今后的物资运输会更加流畅。在拉萨做生意利润高,只要不怕高原反应,来西藏做生意很合算。

此时,我财迷心窍了,我决定去拉萨水泥厂,看是否可以拉个订单。今天想来,此乃十分幼稚之举。但是,不知者不为罪也!

 

〔八〕

《拉萨纪行》插一段花边:20177月下旬,当天晚上,我写完了一段往事文记后,打开电视机新闻报道,只见王毅外交部长在出访泰国时,正告印度政府,必须停止印军在西藏洞朗地区的非法越境行为,立即撤军,并表明了中国政府捍卫主权的决心。同日,我国防部发言人也发表措辞强硬的言辞,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作好保卫国防的决心,并引用了毛主席在1963年,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争取得胜利后说的一句话:撼山易,撼解放军难!

西藏边境洞朗地区,虽然只有一百多平方公里,却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地理位置。洞朗地区隶属于日喀则市亚东县,历来都是中国的领土。自20176月中旬印军非法进入我洞朗边境,并与我边防部队相持对峙,至今已经一月有余。

此次事件起因是我武警交通部队将快速公路修到了洞朗边境,大幅度提高了边疆战时机动能力。洞朗地区距拉萨700公里,我西部战区的高原装甲部队,只要七个小时,就可快速集结洞朗地区投入作战。印军方害怕了,印度政府找出种种歪理制造纠纷,并派小量印军进入中国境内,企图阻止中方公路建筑的延伸。

1994年,时任武警交通二支队政治部文书的杨焱同志,盛情邀我同行西藏之旅,他向我介绍他们支队的责任担当后,我就深感党中央,中央军委的高瞻战略:投入大批的武警交通部队,配备进口的筑路机械设备,修筑西南疆边境高等级快速公路网。随后国家又修通了青藏铁路。青藏铁路和川藏,青藏公路与内地形成了三条交通大动脉。前几天有报道,西部战区上万吨的战备物资,已经起运前线了。

今天的西藏已经不是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时的西藏了。

今天的西藏交通状况,机动能力,已经是十分的畅通了。

今天的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武器装备更是今非昔比了!

今天的中国的国力已经空前的强盛了!

怪不得我驻孟买前总领事刘友法先生和军事评论家徐光裕将军指出:印度非法越境搞事,是撤军、是被俘、还是被歼灭,印度政府自己选!他们敢这么讲,因为他们知己知彼,他们相信中方一定会取得胜利。

今天的杨焱,如果没有离开部队的话,很可能就在洞朗地区。而且极有可能,今天在洞朗的筑路部队就是交通二支队,或者正是他们的部队在与印军持续对峙着。

过几天就是“八一”䢖军节,值此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之际,谨填词“破阵子”一首,点赞我武警西藏交通部队,点赞当年的武警战士杨焱同志!

 

破阵子·观西部战区高原实弹演习视频有感:

实弹高原峻岭,演兵大漠沙场。洞朗边陲烽火起,战友心中斗志昂,担当对峙忙!

境遇千崎苦阻,云遮万壑难防。话说当年神将士,目瞪其时恶虎狼,横刀震敌狂!

往昔钩沉事,今日花边题,能畅叙胸臆,真乃心旷神怡也!


文苑_拉萨纪行06图2

(图为本人为杨焱拍摄于拉萨大街的照片)

噢,亲爱的读者,本文连载之三提到的戍边好青年杨焱,他与本人最后的分别不是在武警交通二支队军营,而是在拉萨市区。根据收藏的照片提示,我回忆起来了,小扬曾经用呼机与我联系,并到“谢门通招待”来看望本人,还一同去了拉萨逛街并留下了珍贵的照片,因事隔多年又一时难以说全,为此,特向读者表示歉意!

文苑_拉萨纪行06图3

 

(图为《川藏、青藏公路纪念碑》照片,那个在纪念碑下面站立者就是杨焱。)

《拉萨纪行》文苑文稿连载06


(更多精彩请关注周末文苑公众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