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拉萨纪行05

拉萨纪行05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文稿有约:

龙井山人

拉萨纪行05

〔五〕

我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来到拉萨市的东南郊,住进西藏谢通门县乡镇企业供销公司驻拉萨招待所。谢通门距拉萨三百多公里,是西藏日喀则地区的一个县。企业供销公司是一个内引外联公司,主要业务是与内地成都和重庆的物资往来。该招待所是一栋简易的三层砖混平顶楼房,招待所是由汉人管理的,每天房费是四十五元,还算便宜。而且大家说普通话,沟通起来很随和,我心里也就比较踏实和坦然了。

文苑_拉萨纪行05图1

(上图:谢门通县企业供销公司驻拉萨招待所门牌)

我住的215房是个双人间,先我来住的是个中年汉人。此人姓邓,重庆人,是个东风牌货运汽车车主兼司机。

我知道进藏的车辆都是从川藏公路来的。我同老邓聊天,问起川藏线的情况。老邓说,现在的川藏公路十分好走,都是柏油公路,他从重庆到拉萨,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

川藏公路,当年是进出西藏的大动脉,关系着国家保卫边疆物资供应,部队的机动能力,以及西藏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回想19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我人民解放军的战备物资,是经过几年人挑牦牛驮的准备,直到备战条件成熟方才与印军开战的。

我一边大口地喝着白开水,一边问起老邓的生意。老邓说,他是个建筑钢材脚夫。他把重庆的线材拉到拉萨来倒卖,每吨可赚毛利(含运费)二千多元,算起来这个生意还是不错的。但是其他人做不来,一是跑高原十分辛苦,二是要熟悉。老邓在拉萨做运送钢材生意已经好几年了。

晩上,我无意间同老邓说起中午吃鱼的故事。老邓介绍说,藏民是不吃鱼的,他们认为吃鱼是吃他们的祖宗。藏族有个规矩,藏人死后要进行"天葬"或者"水葬"。据说以前,藏人一生只有三次沐浴机会。其一是出生时,其二是结婚时,其三是死亡时。所谓天葬,就是藏民死后,要由专门的巫师,将尸体洗尽,用白布裹着,抬到山顶的天葬台上,再将尸体肢解剁碎,任由成群的秃鹫飞来吃尽。所渭水葬,也是由巫师剁碎尸体,散布在河中,任由河鱼吃尽罢了。老邓说得好恐怖,还说,我们汉人,可千万不能死在藏区。

这一晩,我十分好睡,一觉到了大天光。

 

〔六〕

又是一个拉萨的早晨,我走上了招待所三层楼顶,举目向四周群峰观景。只见,群峰呈现三截颜色:山峰顶部都是由皑皑白雪复盖,往下有一条明显的雪线;雪线以下,又尽是陡峭的,呈赤褐色岩层的山腰地带,没有一棵树木或棘草。而且,在山腰峡谷中,满是一层一层的,一堆一堆的砂砾。我猜想,这些砂砾是千万年来原始堆积的。它是由山头上的巨石,经风吹日晒变成了碎石滚下了峡谷,再经风吹日晒洒落至谷底,变成了砂粒,再慢慢地经风吹,沙粒一层一层地堆积起来的;眼光再往下,往拉萨河方向看去,就是山脚下沿河岸的翠绿色的农田。

文苑_拉萨纪行05图2

(上图:从谢门通招得所屋顶看去,身后是皑皑白雪的喜马拉雅山脉。)

今天,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那是喜玛拉雅山的山南地区才有的景观。世界屋脊喜玛拉雅山脉,它东西走向地横亘在我国西南边境地区。它是一道连绵数千公里的天然大屏嶂,它阻挡了印度洋吹来的季风和暖湿气流,使终年的降雨量和湿润的气候,大都留在了山南地区,形成了山南地区浓密的森林植被。而山北地区,景色则是绝然相反,强烈的日照,干燥的空气,裸露的岩层,寸草不生。

在喜玛拉雅山脉北坡山下,是雅鲁藏布江上游流域,江流地势稍平坦,江水缓缓流向东边,沿江有拉孜、日喀则、曲水、乃东等藏民聚居的市县。雅鲁藏布江流到达林芝地区以后,江水骤增,江流紧急转向南行,由于地势陡降,江流也就疯狂湍急奔腾起来了。随后江流进入雅鲁藏布大峡谷。雅鲁藏布江的下游江流是进入印度国家境内的。

 

文苑_拉萨纪行05图3

(上图为拉萨河畔。)

到过拉萨的人,都会听人说起罗布林卡。其实,罗布林卡是一个地方名。它是藏民休闲,娱乐,聚会的地方。它有草坪,有林荫,有曲径通幽。藏民自搭个帐篷,招徕客人,饮青稞酒,喝酥油茶,吃

糌粑,跳着古怪的藏族舞蹈。还有每年6月中旬藏民的“雪顿节”,好像时间要持续一个月,也就是在罗布林卡举行的。

我走到招待所的楼下,在附近吃了早点。我发现,我住的招待所,正位于拉萨罗布林卡南路。我灵感来了,不用问,只要沿着罗布林卡路,一直往北,就可到达罗布林卡。

我喝下了一大杯白开水,缓步地沿着罗布林卡路往北行走。大约半个小时,我看到街道的左边有一大片草地和林荫,逰人很多,穿梭热闹。我看不懂藏文,但估计是到了罗布林卡的范围。

果然,在草坪上,林荫下,每隔一段距离,就有藏式帐篷,帐篷门帘前还有木栅栏围着,栅栏上面随风飘舞着五颜六色的幡旗。

只见木栅栏内还栓有一只(或者两只)牦牛。有不少藏族妇女正在挤着牦牛奶。

藏式帐篷的门帘很宽,平日里,门帘是卷起的,从外面一眼就可以看到帐篷里的情形。有逰人在里面闲坐聊天。一把藏式的煮水壶放在小火炉上,壶嘴正“突突”地往外冒着热气,那是在煮酥油茶。

前面的一个稍大的草坪上(应该是沙土坪)围着一大圈子人。我挤进圈里一看,圈子内有一帮藏族同胞在跳着藏式舞蹈。这种舞叫什么名字,我至今也不知道。只是这些舞者,额头上挂着鬼面具,伴随着藏乐,举手顿足的,也围成一圈地转圈。我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就走了出来。

 

文苑_拉萨纪行05图4

(图为拉萨罗布林卡。)

林荫道边,有摆摊位卖货的,各摊货色不同,有卖旅藏纪念品的、有卖藏药藏红花的、有卖藏香佛具的、地摊上还有卖鬼面具的。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卖藏刀匕首的。在我们内地,公安部门是严禁生产和销售刀剑刃具的。在藏族地区,国家为尊重其民族带刀的习俗,特允许藏民随身携带长把藏刀,或者身藏匕首。

我在刀具摊前观看了很久,因为我三十岁以前是个打铁佬,而且是打制刃具的行家里手。我认真地看了每把刀具的刃口,其刃线十分明确,也就是说,刀刃口十分锋利,确实打造得好。不贵,一把短柄小刀才十几元钱,我想买一把回家作个纪念。

买刀是应配刀鞘的,刀具摊上的刀鞘十分精美,有镶嵌银丝装饰的、有镀金丝装饰的、有画图装饰的、也有素装的。包括刀鞘皮革选用,制作工艺等等都是十分上乘的。据说,藏民小伙子十分彪悍,他们桀骜不驯。他们之间在炫耀腰刀时,不是比谁的腰刀锋利,而是炫耀谁的刀鞘精美。一问刀具摊主,才知道刀鞘的价格十分贵。我寻思着,担心着航班安检时刀具过不了关,也就放弃了买刀的念头。

一般人认为,藏民信佛,每天摇着转经筒,念着佛经,不求金钱,只求来生能够升天。但是,你只要来到罗布林卡,你就会知道,做生意,求发财的藏族同胞比比皆是。

我也应该在罗布林卡消费一下,为藏族同胞点个赞。在藏胞老板的笑脸相迎下,我走进了帐篷,主人给我献上了一条“哈达”,一句“扎西德勒”的祝福语,使我感觉到轻松了很多。我也回应一句,大家都“扎西德勒”!

一条白色的光亮的丝织的"哈达"披挂在我脖子上。帐篷里点着藏香,其发出的印度熏香味,有点剌鼻,使我很不适应。我依着矮方桌,好像是席地而坐。主人会说流利的普通话,这是因为西藏的教育,从小学起(送寺庙做僧人的除外),除了藏文教学外,还要求学生学好汉文,说好普通话。主人端上了一碗酥油茶,这是用刚挤下来的牦牛奶,加上内地的茶叶煮制而成的。

藏民的饮食,大多是牛羊肉食和奶酪,这些高蛋白高脂肪的食物是不容易消化的。喝茶或者用茶叶煮奶喝,是藏民日常不可缺乏的习惯。历史上,西藏是不产茶叶的,西藏的交通又十分闭塞,其茶叶的需求是要由云南丽江的"茶马古道",用骡马经高山峡谷运到拉萨来。所以,茶叶对藏民来说,是相当昂贵的。今川藏公路畅通,成垛成垛的茶叶用汽车运来了。而云南的茶马古道变成了旅逰景点,变成了古迹。

这碗酥油茶,褐黄色的,表面上浮着厚厚的奶油,有一种古怪的气味。我知道,常出门旅行的人,要十分注重饮食的卫生,特别要防范一些会引起水土不服的食物。我喝了一口酥油茶,就不敢多喝了。还有那个藏族的糌粑,是用青稞麦面做的,我亦不敢沾边。最后,我还是老一套,点了一碗小麦汤面,煮两个鸡蛋,应付了事。

在与主人的交谈中,我仔细欣赏了藏民的服装。我们汉人的服装款式,大都是简明大方,当年还有清一颜色的习惯。记得藏民的服装,是稀里花啦的,把简约的复杂化了。五颜六色,条条框框,看去脏兮兮的。其实,今天我也说不出所以然。

我与主人结付了使费,走出了帐篷,顺道买了一大缧藏香、藏红花药、还有一条用藏羚羊骨做的佛具挂串。

文苑_拉萨纪行05图5

(图为拉萨市场地摊商舖。)

过午时分,我回到了招待所。这时,我感到了嗓子疼,寻思是上火引起的。我又喝了几杯白开水,便倒床休息了。

《拉萨纪行》文苑文稿连载05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