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拉萨纪行03

拉萨纪行03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文稿有约:

拉萨纪行03

龙井山人

〔三〕

我和杨焱告别,直到今天,都没有再见过面(当初有过一封信件的往来)。我想,像小杨这样的优秀青年,肯定是前途无量的。如果其至今还在部队的话,应该是师团级干部了。

殷切希望今天的小杨能够在微信公众号上,在《周末文苑》这篇文稿,看到当年的“卢叔”在呼喊着你:我亲爱的小杨!

我按照小杨的指点,找到了拉萨市公安局,走进了公安指挥中心。经向指挥中心询问,知道招待所就在隔壁。我记住了小杨说的不要跟藏民住在一起的说法,要了个单间。

一天的奔波,我也十分累了。我不准备出去溜达,关紧了房门。我提起房间内放置的暖水瓶,倒了一大杯白开水,喝了。我打开房间里的电视机,中央台正在播放新闻联播,我再朝窗口一看,太阳还在天上。

初来乍到,我十分小心。不去大街,不吃晚饭,在招待所楼下小店买包餅干,和水吃了。我躺在客房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时分,我被嘈杂的人声吵醒了。仔细一听,还夹杂有清脆的骰子碰撞瓷碗的声音,是隔壁房间传过来的。我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经隔壁房门一闪而来回,吃惊地看见这间房是一个赌场。

我怎么也想不到,藏民会把赌场开到公安局里。这可能与国家对藏民的绥靖政策有关。嘈杂声和叮当声一直不断,直至凌晨。就这样,我到拉萨的第一夜,除了迷糊三个小时,始终难以入睡,自觉十分疲倦。

第二天晨早,我从拉萨市公安局招待所走了出来。这时,我看了一下手表,是北京时间八时半。拉萨的早晨,天空出奇的湛蓝,没有一丝云彩。大街上行人很少,十分静谧安宁。

拉萨街道两边的店面,大都是低矮的平房,间隔有少许的商店或行政部门的楼。临街商店的店门上,都有掛着毡布条门帘,也有用厚实的透明塑料布条作门帘的。人们要进店购物或者是做什么的,必须先掀开帘条,才能进出。后来才知道,这门帘条是用来抵挡高原暴风雪的。

我漫步在拉萨的大街上,大街显得空荡荡的。但使我最直观感觉到的,就是那五彩的经幡,一串串,一丛丛,无所不在。时有另星的藏民迎面行来,他()大都是中老年人,他们右手持转经筒,不断地摇转着,筒顶有一条大约三,四寸长的彩带栓着个佛结,随着转经筒旋转,十分好看。信佛藏民是心无旁鹜的,他()左手一拨一拨地数着手串上的佛珠,口中念念有词。

()们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就是拉萨大昭寺。他()们中更有虔诚信徒,是一边磕头,再五体投地,接着匍匐前进的。看到这些,我深刻地感觉到佛教在西藏的号召力,我才深刻地理解我们国家对于藏民的政策为何要如此地宽松。

我的肚子"咕咕"叫了,我要找个地方吃早歺,我寻思着找个饮食店或者是小点排档。

很多商店都还没有开门。拉萨的店舖门面招牌,一般都写有两种字体。一是藏文,二为汉字。我仔细浏览了一下,饮食店大都是川菜馆。

我知道,四川省是天府之国,物产丰富,人才辈出。川藏公路是进藏最繁忙的公路,西藏的物资来源大都来自四川。所以,在拉萨的汉人,四川人最多。四川人精明,各类生意都有做。在拉萨,除了藏民说藏语外,普通话和四川话是基本流通语言了。

另外,顺便介绍另一条进藏公路——青藏线。由于青藏线要经过海拔4500米的昆仑山口,氧气十分稀薄,汽车动力不足。而青海省是人烟稀少,物资匮乏之地,故走青藏公路的民用车辆较少,有通行的大都是军车车队。

我走进一家早歺店,这是一家重庆人开的歺饮店,店老板亦是厨师。我要了一份汤面,为了增加营养,我还要求煮二个鸡蛋。我看见老板把二个鸡蛋放进高压锅里,旋上锅盖,进行压力煮蛋。老板见我疑惑,就解释说,拉萨地势海拔3700多米,气压比平原地区低很多,锅里水煮开了,也才70几度,手指都敢伸进水里去。说着,老板示意我把手指伸进另一口锅里去,那锅中煮的水正冒着泡,好像开了似的,但是我不敢。在以后的几天里,我发现每家歺馆煮鸡蛋都是用高压锅的,煮面条也是用高压锅。老板知我初来拉萨,叮嘱我要尽量深呼吸,因为这里气压低,氧气含量少,弄不好,会患脑水肿而致命的。听他这么一说,我竟然感觉到自己有点胸闷了,赶紧不断地深呼吸。   我想起了小杨说过,千万不要跑步。

吃过早歺,我想去大昭寺参观。早歺馆老板给我指点了方向,对我十分亲切地说,我们是“汉人老乡”(这个老乡范围扩大到汉族人了,我想,只有在拉萨才有这个意识),遇事要小心,不要跟藏人计较。

大昭寺有唐朝文成公主和蕃的故事。大昭寺是西藏藏王松赞干布,为纪念公主入藏而建筑的寺庙。大昭寺也是西藏最辉煌的佛教殿堂。

大昭寺旁的八廓街,是拉萨最繁华的商业街。1989年北京的"六四"暴乱事件发生以后,也波及到了西藏。八廓街响起了镇压暴徒的第一枪。当年中央派遣胡锦涛同志(时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主政西藏,胡措施得当,迅速平息了暴乱。胡锦涛为西藏的安定,为边疆的和平,为民族的和解,立下了丰功伟绩。

我到了大昭寺门外,只见有很多藏民佛教信徒,在门外广场里匍匐磕头,跪拜祈祷。再看庙堂大殿外,有更多的藏民在聚集。

我仔细观察,发现有大昭寺派出所民警在巡查。但是,这些民警都是藏人。在我国多民族人们中,藏民是最好认的。因为藏民长期居住在青藏高原,离太阳较近,紫外线照射强烈,藏民的两颊颧部都有充血红润的印记。

我想起了小杨叮嘱,不要到藏民聚集的地方去。我只身一人,思想再三,最终,我放弃了进殿为我大汉文成公主金身塑像谒拜朝觐的机会。

我记起小杨的话,在街边报摊上买了张拉萨地图,我要看图给自己定位,我发现我的位置位于拉萨市的西北方。

文苑_拉萨纪行03图1

(拉萨的金珠半米玛大街,后面山顶是布达拉宫。)

我凭着自己多年出门的经验,我突然醒悟到自己正处于险境之中。从刚才看到的现象,我们就知道国家对西藏实行了高度的自治。西藏的驻军是由中央军委派出的,西藏各级政府主官是由汉人担当的,但基层行政,包括派出所民警,大都是由藏民自治的。

我寻思着要交个"汉人老乡”朋友,作个临时依靠,遇事好商量。

我见前面有间川菜饭店,便走了进去。开店老板是汉人,见有顾客进店,便迎了上来。我对店主说,我是福建的,欲在贵店吃个午饭,福建与四川都是“汉人老乡”,有什么特色菜,请老板推介则个?往后也可常来光顾。店主见状,自然十分高兴,忙倒茶让座。

我在成都呆过了一段时间,吃惯了四川菜,特别是川菜回锅肉、麻婆豆腐、虎皮尖椒等等一大溜子川菜,我都叫得出来。但这时我不声张,我要谦虚地叫店主介绍,以示先尊重他。这是交结朋友入门的基本方法,店主何乐而不为呢?

店主双手递过一张名片,今只记得店主是成都郫县人,好像姓张。店主向我推荐了牦牛回锅肉和虎皮尖椒两份菜,还煞有其事地介绍说,这尖椒是刚从成都运过来的,很新鲜。还说了这牦牛肉是藏区的特产。

店主是个很滑稽的人,知我初来乍到,趁着厨房给我炒菜的时候,唱起一首文革中流传的歌曲,歌词就是给金珠米玛(解放军)献上一碗酥油茶和一杯青稞酒什么的。我不善于歌唱,直至今天,我还想不起歌名,唱不出歌曲。经店主提醒,我忽然想起了,今到拉萨来,一定要饮一杯青稞酒和一碗酥油茶。

一份牦牛回锅肉,一盘虎皮椒上桌,再来一壶青稞酒。在西藏高原独自斟酌,别有一番风情。我先试了一片牦牛肉,很好,美味佳肴。那没有灌水的牦牛肉,实在。那虎皮尖椒四川菜,是我最喜爱吃的,我的二儿媳妇还没过门的时候,就能做出一手正宗的川菜虎皮尖椒,让我十分满意。

唯有那个青稞酒呀!我刚喝一口,就赶紧吐了出来,又酸又涩。那个味道就像我家里酿坏了的醪糟米酒。亏得那个歌词作家,还唱出要把一杯青稞酒献给解放军。这酒,连我都不喝。

我叫店主换来一小杯四川米酒,再吃了一小碗米饭。我寻思着,在高原活动不能过劳,要赶紧回招待所休息。我向店主打了个招呼,还说明要再来,便走上了店外小街。

拉萨俗称“日光城”。这里的太阳比家乡的太阳大得多,中午很热。这里的空气稀薄且很干燥。我回到了市公安局招待所,感觉到很干渴,就大杯地喝白开水。这一天,都在应付着吃喝。我有点醉,我不再出门了,倒身便睡着了。直至半夜醒来,隔壁的赌场又开张了,赌徒们的喧闹声一直持续到凌晨。


文苑_拉萨纪行03图2


 《拉萨纪行》文苑文稿连载03


(更多精彩请关注周末文苑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