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拉萨纪行01

拉萨纪行01

龙井山人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文稿有约:龙井山人

拉萨纪行01

〔一〕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方为人生美妙。以今天的话来说,读书和旅游是人们提高生活质量的最好方法。

我从小就喜欢出行,当年家父在一中教书时,每个暑假都有下乡家访,而每每都带我同行。我家里墙上的装饰就是掛上一幅世界地图和全国地图。我从小就喜欢在地图上比比划划。我发现我国的地势是西高东低,而西边的青藏高原竟是世界屋脊。有横亘高原的喜玛拉雅山脉,其主峰珠穆朗玛峰,海拔高度达八千八百多米。

我很喜欢爬山,记得我在四中读书时,我的床舗是架子床的上舗,而上舗的位置是临窗的,窗口正好对着高陂笔架山。有次,我躺在床上,眼观着笔架山顶猴吊峰,心中立下了二个愿望:一是来日要找个伴,登上笔架山顶,尽览众山渺小。二是要到青藏高原去,爬一爬喜玛拉雅山(不敢说珠穆朗玛峰)。虽然自觉是妄想,但是,如今有汽车,不就过了二郎山吗?再往拉萨去就是了。

去年夏天,坎市有几位自行车健身者,相约一帮人,欲骑自行车(后改自驾游)前往西藏高原,直到拉萨,再爬上布达拉宫。在他们同我的交谈之中,我力阻其行,言之万万不可,因为此行风险太大了。

我敢说不可,是我只身去过西藏,去过拉萨。那是在二十多年前的事,说得不好听,我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的。

青藏高原,那个山峰,实在地高,而且是峻峰嶙峋,雄浑挺拔,见之实在吓人。山头终年积雪,山腰壁立千仞。山下沙尘暴起,一日气象三变。其氧气之稀薄,非亲历者不觉难受!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二十多岁。我家掛了幅全国地形图,饭后茶余,或者是还端着饭碗吃饭时,我都要在地形图前,浏览一番,我仔细地看了川藏公路的走向。

到了八十年代,我三十多岁了。其时,我的家境有了好转。县府给了我个"万元戶"的光荣榜。我盖起了新楼,楼中有书房,书房书架上有多本地图册,有世界的、有全国的、有分省的和地形地势的。   

文苑_拉萨纪行01图1

我又仔细研究了进藏的路线。我发现只有一条川藏公路可行。它要途经四川雅安天全县的二郎山。我还发现,1950年闻名全国的歌曲"歌唱二郎山",就是歌唱解放军修筑川藏公路经过"千里川藏线,天堑二郎山"的。川藏公路还要经过红军飞夺的泸定桥和康定情歌里的康定城。到达西藏的昌都地区以后,好像再经过喜玛拉雅山南的林芝地区,弯弯曲曲的,迤逦而行。最后才到达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全长二千几多公里。

了解川藏公路是天下第一险道之后,我邀好友同行。川藏公路的起点是四川省府成都市,我们家乡龙岩到成都还要乘两天两夜的火车。为了踏实起见,我先去信与成都方面的乡亲,请其帮助了解去拉萨汽车客运的情况。反馈的情况让我们大吃一惊:从成都往拉萨的班车,走一趟要十多天时间。而且,有时会遇到雪崩路障,最长的时候,曾有经过二十六天才到达拉萨的。

当年我有事业,开了家机修厂。要去西藏,来回一算,三个月的时间。更要命的是,我手头有客户的订单,工厂一停产,大家喝西北风去!

天違人愿,无法成行。但是,心里头还是念念不忘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四十多岁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到成都参加"西南制药机械展销会",住在四川省计划委员会招待所。成都市位于川西平原,天府之国,历史上的名胜古迹众多。我觉得成都有四美:蓉城姑娘麻辣菜,八卦街道浓雾天。

这时,我遇到了一个年轻人。这个人姓杨名焱,是西藏武警部队交通第二支队政治处的文书,他因出差到蓉城(成都的别称),也住在计划委招待所。小杨态度祥和,为人豪爽健谈。据小杨说,他家在富裕的浙江,高中毕业后,为了体现个人抱负,他应征到最艰苦的西藏当兵,今为支队部干事。小杨向我详细介绍了西藏的人文风俗和气候条件,当即勾起我往时对西藏的恋情。小杨还热情地邀我随他同行进藏旅行。

从小杨的交谈中,我了解到,成都是西藏军队的后勤基地,也是西藏社会活动的保障中心。而且,如今进出拉萨有了民航客机。

我知道,成都民航有二个航空公司。一是四川航空公司(简称川航),川航飞的客机是大款商人牟其中,利用改革初期有利时机,用中国的小商品,从俄罗斯换来的前苏联生产的型号为"图154"客机。这是一种机尾装罝三台发动机的飞机,安全性能十分差,但其价格却十分便宜,一架飞机才五,六千万元人民币;而美国波音飞机一架要二,三亿元人民币。"图154"是在我国制造了最多空难的飞机,记得有一次在咸阳,有一次在浙江,还有一次在哪里?都是机毁人亡的重大事故。我有出差,只要发现我买的机票是由"图154"执行的,我就退票。二是国航西南航空公司,该公司飞的机型,都是美国的"波音757"新型飞机。波音757是中型飞机,机动性能很优良,十分适应峡谷飞行,西南航空公司专用此类机型的飞机执行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的航线。 

文苑_拉萨纪行01图2

《拉萨纪行》文苑文稿连载01


(更多精彩请关注周末文苑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