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老红军饶天照的故事

老红军饶天照的故事

张斌开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有约:

老红军饶天照的故事

张斌开

第一次听到饶天照的名字,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我在《永定报》社当编辑。听到传闻,说是文溪饶屋有个青年当红军,参加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到了甘肃,部队跟国民党军队打了一仗,受了重伤,安排在老百姓家里养伤。伤好后自己回到故里。当时报社领导叫我有空去采访一下,我联系了村干部,得到回音是他已经去世了,采访就搁了下来。今年春我跟郑荣标老兄说起这件事情,他说,那个老红军他懂得,叫做饶天照,饶天照的儿子他也懂得,叫饶子仁,是市水利局退休干部,可以联系到他。既然这么碰巧,那就去拜访一下饶子仁,听听饶天照的故事,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

2019720日上午,我和泉清老师到龙岩饶子仁家里,受到饶子仁的热情接待,满桌都是水果茶点。饶子仁拿出饶天照的照片,过去的书信,回忆父亲给他讲述的往事。

19288月,17岁的饶天照和15岁堂弟饶天村,他们都是培风公学的学生,参加了太平里秋收暴动。第二年,朱毛红军入闽,太平暴动队伍被编入红十二军,饶天照和饶天村兄弟俩跟着队伍在广大根据地转战,由于作战勇敢,饶天照当了班长。1931年,在一次战斗中,天村受了重伤,团首长派天照带两个战士把天村送往长汀四都后方医院,由于医疗条件差,天村感染上破伤风,不久就去世了。天村的牺牲,让天照伤心不已,但也让他更加成熟了,对生命、对理想有着更加深入的理解,从此他战斗更加勇敢,每次作战都有出色的表现,到了1934年,天照已经升为排长。这时前方战事已经非常吃紧了,上级把红十二军整编到了红一方面军,天照被安排到后方医院工作,医院领导派天照到瑞金卫生学校去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医务救护培训,结业后任后方行军卫生所卫生长,当时卫生所的指导员是朱德总司令的爱人康克清。

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开始了长征,饶天照随卫生所转移,负责照顾受伤生病的领导干部,有时还要抬担架,饶天照工作非常努力到位,不怕苦不怕累,积极主动,事事争先,多次得到上级领导的好评。由于行军卫生所人手不够,而受伤生病的战士很多,饶天照看到掉队的伤员心里就像刀割的一样。其实,行军卫生所工作人员也经常处在危险之中,饶天照在爬雪山时负重前行,又冷又饿,疲劳过度,昏迷过去,滚下山坡,醒来后发现除了不远处躺着几个冻死的战士,白茫茫一片。饶天照这时头脑非常清楚,一定要爬起来,赶上部队,不然就会冻死在雪山中,经过几次尝试,饶天照站了起来,慢慢爬,再累也不能放弃,终于在第二天上午赶上了卫生所。所里同志看到归队的饶天照,又惊又喜,领导也夸奖他很顽强。1935年冬,红一方面军在甘肃环县山城堡与胡宗南部队激战,消灭了胡宗南一个师,在战斗中,饶天照带领一个医疗小队前往战场,在前线抢救伤员。这时,敌人飞机来了,投下好几枚炸弹,饶天照被炸伤了,顿时失去了知觉。这场战斗的重伤员,部队都安排在环县治疗养伤,不少人残疾了,饶天照头部、脚部等四个部位受伤,伤好后走路有点瘸。饶天照想着要归队重新上前线,他找到了陕甘宁边区保安部队政治部主任陈仁祺,陈仁祺是龙岩人,在十二军的时候就相识了,他说,饶龙山(饶天照参加红军后就改名为饶龙山),你命大啊,一个炸弹下来,躺下好几个,就你还活着。现在伤员这么多,你在卫生所待过可以照顾他们,当地老百姓也需要医生,你就留下来给他们看病吧,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都是革命。

领导发话了,饶天照就照做。过了一段时间,他碰到陈仁祺,陈仁祺问他走村串户给群众看病有什么困难,饶天照说,过去在战场上抢救伤员,冒着生命危险,现在给老百姓看病,没有什么困难,请求组织不要再给他发供给费了,他能够自食其力。陈仁祺很高兴,称赞他思想觉悟高,说,节省一点钱,可以支援前线,也算为革命事业做贡献。据反映,你医术也大有展进,伤病员和当地村名都很满意。得到领导的首肯,饶天照工作就更加投入了。十里八乡的群众都很熟悉饶天照。

等到解放战争,胡宗南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形势急转直下,环县被国民党兵占领了。这时,庆阳边区游击队派人给饶天照联系,叫他利用自己是医生去打探消息。饶天照了解到敌情,根据组织要求将情报送给陕甘宁边区区委书记、游击队政委谢占儒,对我军剿灭敌人解放环县起到一定的作用,得到了谢占儒的表扬。

随着全国的解放,身在异乡,戎马大半辈子的战士心里就有了回家看看的念头,坎市镇文馆村的邱凤喜,是攻打腊子口受伤的红军战士,他打报告回福建,到了文馆老家后,专程找到饶天照老家文溪村,告诉饶天照家人,天照还活着。不久,饶天照就收到家里的来信,信上说,父亲已经去世了,母亲也已病重在床,要他收到来信马上回家,不然就见不到母亲了。饶天照读着来信,双眼噙着泪水,他到有关单位找领导,领导说,这件事情要开会研究。饶天照知道一时半会是走不了的,可是母亲的病情却等不了,他写了一张请假条交给当地干部就动身回家。一路紧赶慢赶,可是甘肃离家太远了,那时交通非常不便,回到家里,母亲去世好几个月了。饶天照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想回到环县,这时亲房叔伯极力劝阻,说,革命已经胜利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成家立业,加上你腿脚不便,再长途奔波,身体会散架的。饶天照在西灵庵出家的童养媳也回家劝他,并且帮他介绍了对象,这样饶天照就在老家安顿下来了,他积极参加家乡建设,修公路、修铁路,曾任文溪高级社、大队、村党支部书记,与群众打成一片。

文革时期,有人怀疑饶天照是不是逃兵,为什么老红军没有任何待遇?红卫兵都上门来了,饶天照感觉到如果不能证明清白,不但自己不好过,还会连累到家人,就给环县县委写信。可是,信件寄去了,那边却迟迟没有消息。一晃一年就过去了,就在饶天照一家人都忘记这件事情了,环县县委回信了,来信是谢占儒亲笔写的。谢占儒曾任环县县委书记、庆阳地委书记,回信时是省委政法委书记。原来,环县县委收到饶天照的来信,叫人去了解,可是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落实起来还真的很困难。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好就好在谢占儒书记是环县人,回到老家调研时,说起革命往事,提到了饶龙山。县委书记说,我这里正有一封饶龙山的来信,说完就拿出来给谢占儒看。谢占儒看了后说,这封信就我来回,他的情况现在只有我知道。谢占儒回信说,饶龙山是参加长征的老红军,还是三等残废军人,为环县解放做了贡献,值得尊敬。饶天照因此享受了长征老红军有关待遇。后来,谢占儒到福建开会时,特地邀请饶天照前往厦门会面,合影留念。


(更多精彩请关注周末文苑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