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张胜友先生

张 胜 友 先 生

张斌开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约稿:05

    

张斌开

从听到张胜友的名字,到他2018年11月去世,整整四十年了。这四十年,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月亮和景仰他的小生灵,有幸的是其清辉照耀着我前行。一九七九年,我考上龙岩师专,当时传唱的一首歌,叫做《大学生圆舞曲》,作词者就是张胜友。有同学说,这个张胜友,复旦大学学生,是我们永定县高陂人。啊,是老乡,太厉害了。一个大学生,居然会作歌词,还能在全国传唱。我一下子就记住了他的名字。等到我毕业回到培丰中学任教,张胜友的同学简林德就在培丰中学任教,他们联系很紧密。张胜友每每有什么得意之作,都会寄一份给简林德,林德老师都会将之给我们传阅,诸如《力挽狂澜》、《十年潮》、《历史的抉择》看到胜友先生高瞻远瞩的视野,纵横捭阖的辩才,行云流水的文风,叹为观止。

第一次见到胜友先生是我在永定报社工作的时候。一天,宣传部办公室通知我们报社全体人员到永定宾馆参加文学沙龙,由张胜友先生主讲。那天晚上,县城里的文人学士都云集而来了。张胜友先生,从当代文学现状、流派,自己创作体会,滔滔不绝,一路娓娓道来。他长得太朴实了,如果不讲话,活脱脱一个农民大哥,但一开口,口若悬河,妙语连珠,便知道是行家里手,是大师级人物。全场几乎是他在唱独角戏。时任县委书记黄坤明先生鼓励大家提问,说张胜友先生跟大家一起探讨文学,机会难得,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交流。不少人提了红色文学,说为什么北方那么多长篇巨制,而我们闽西却几乎没有,张胜友跟大家一起分析缘由。这时黄书记问道,胜友,什么时候能读到你的长篇小说?张胜友说,他不适合写小说,曾经尝试过,但感觉自己更适合写报告文学,写政论性的东西。虽然那天晚上我没敢提问,但却从大家提问中听到了张胜友先生带来的不少新东西,耳目一新,受益匪浅。

第一次与张胜友先生对话,是在2009年8月28日,我参加中国散文学会主办的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获得二等奖,在京西宾馆举行颁奖仪式,张胜友书记是颁奖嘉宾之一。此前,我们于2007年创办了《培风》文化读本,由简林德老师出面邀请张胜友出任读本顾问。张胜友先生看了我们寄给他的第一、二辑读本,大加赞赏,特地为我们读本题词,贺《培风》文化读本:培者滋润,风物长宜。地方特色,乡土奇葩。在颁奖仪式完成后,我赶快挤到张胜友桌旁,自报家门,说是永定培丰人,《培风》文化读本编辑,请他给我在获奖本上签字。他很高兴,接过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2010年春节,张胜友打电话给简林德说他会回来,安排一个时间与我们《培风》编辑部人员见见面。大年初六,张胜友先生通知我们下午有空,简林德、张盛文和我,立马叫郑智华驱车前往。到了胜友龙岩家里,我们把最新一期的《培风》文化读本呈给他看,他拿在手里,对时任坎市镇书记的范乔棠说,你看,这个才是上了档次的杂志,你们《坎市视窗》要加一把劲。然后,坐在沙发上认真翻阅起来。看完了,就和我们拉起家常,他那么平易近人,那么健谈,我们也就放松下来了,说话也比较随便了。当然,主要还是听胜友先生在说,说一些当前文学界的趣事,说办杂志报纸要注意的事项,我们告别时,叮嘱我们回去后,要多读多写多联系,继续办好《培风》文化读本。那天下午,我感觉到春风满面,是整个春节最有意义的时光。

到了2012年,永丰新区成立,党工委书记刘友洪带领一支建设兵团轻装上阵,挺进高陂,在一张白纸上,想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构筑起“产城一体,园城融合”的科技新城,这个新城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有根,有乡愁,有文化。新区没有文化机构,于是,刘书记就打算将永丰新区所辖四个乡镇知名文化人士组合起来,成立文化发展顾问团,为新区文化建设出谋划策,请张胜友先生出任团长。张胜友先生推荐赖茂丰先生为秘书长。我忝为副秘书长、党工委机关报《创业永丰》主编,是秘书处专职人员,主要职能是看守文化顾问团办公室。8月28日,文化发展顾问团成立时,举行了一系列活动。在座谈会上,张胜友团长首先发言,他先介绍了全国各地新区建设中文化取舍得失,再就我们新区应该如何建设有文化有品位的新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抛出几个热点问题请大家一起思考。整个座谈会在他的引导下,气氛非常热烈,刘书记在总结中提出了永定河从西陂到北山一河两岸搞客家文化长廊建设的宏伟构想。在晚宴中,来了不少市县领导和文化名流,众星拱月,几乎是奔着张胜友先生而来的。我们秘书处工作人员在边角落座,远离主桌,而张胜友先生却忙里抽身到我们那里,跟我们举杯相庆,说,我的手机号码各位都有了,多联系,有事情尽管打电话。刘书记也走过来说,众多顾问是出谋划策的,而做具体工作的,是在座的秘书处各位,希望各位一起努力,为永丰文化建设添砖加瓦。几天后,张胜友先生在回北京前,还就《创业永丰》办报进行探讨和指导。他自己经常投稿,从《高陂桥》到《我的财富是经历》,特别是《百年潮中国梦》,第一时间拿到《创业永丰》连载,可见对家乡文化小报的重视和关爱。当有个顾问说,《创业永丰》跟北京大报比差太多了,张胜友先生却充分肯定,说,一个县级单位能够办出这个水平的报纸,很不容易了,我认为办得很好!张胜友先生是资深报人,曾任《光明日报》高级记者,也做过永定县《农业学大寨战报》这样小报的编辑,他的意见很有分量。当然,我们知道他是在呵护我们,由于我们秘书处人员水平见识跟人手都不够,承办一份报纸问题肯定不少的。

张胜友先生当文化发展顾问团团长,很是称职,非常关心家乡文化建设,每次回到龙岩,都会跟分管领导洪文林书记或者秘书长赖茂丰联系,都会抽出一个时间跟文化发展顾问团秘书处工作人员见个面,吃个饭。甚至回龙岩补牙齿也要安排个时间跟大家聊聊,谈谈文化方面的事情。我记忆中时间最充裕的有三次,都是一整天跟我们在一起。一次是跟赖铭传将军一起回来的,一同看了天后宫、关帝庙,在新区跟党工委管委会领导班子座谈,了解新区建设进程,还特地听取文化顾问团秘书处工作汇报。一次是《百年潮中国梦》拍摄完工后,回来休息,给我们介绍了创作的经过,分享一些趣事,回答我们的各种提问。特地交代,《创业永丰》从这期起连载《百年潮中国梦》解说词。还有一次是家乡想给他的旧居修缮为北山书院,他回来看看,那天在他老家坐了很久,带我们看看他童年时睡的房间,讲了很多小时候的故事。张胜友先生说,他完成客家三赋,算是遂了自己的一个心愿。他还特地嘱咐我,有空要多看些电视剧。

我个人的作品打算结集出版,想请张胜友先生写序,又不好意思打电话,就给他发给短信。他收到短信后,回信,请你把作品集大样寄一份给我。他还附上他家的地址,家庭固定电话,说他晚上一般都在家,以后可以直接打这个电话。我立马将大样寄给他。我记得2015年2月3日,他将序言发到了《创业永丰》编辑部邮箱里了。过了几个月,永丰新区就被宣布撤销了。张胜友先生回到家乡北山村,赖茂丰、卢根仁和我奉命一同去迎接他,在村部,他感慨道,高陂两次作为县治所在地,但时间都不长。他问我书什么时候出?我跟他报告了有关情况,他说,很好,序言就这样了,不要改了,永丰新区作为一段历史是客观存在的。然后又问我们,新区没有了,《创业永丰》报也停办了,文化发展顾问团接下来怎么样?我给他汇报了党工委和上级文联已经批准我们成立文联,顺利地从文化发展顾问团过渡到文联,我们成立了书法协会、诗词学会,打算创办文化杂志作为文联活动的载体。张胜友先生说,还是办报纸好,办杂志如果领导喜欢会支持,不喜欢就难说了,而报纸,有宣传新区,又有文化副刊,皆大欢喜。他一再叮嘱我,《培风》文化读本要好好办下去,这对整个培丰文化事业发展是一个促进。

2016年秋末,北山书院揭牌仪式后不久,就传来张胜友先生身体有恙。虽然文化顾问团没有了,然而我们秘书处人员都一直在关注他的病情,他在与病魔作斗争中,总是开朗乐观,这期间,还为家乡不少文士题词写序,有求必应。这么好的领导,最终还是驾鹤回到天堂里去了。2018年11月10日上午,我到张胜友先生出生地北山书院,参加市区作协组织的张胜友先生追思会,向他的遗像献上一朵菊花,寄托自己的哀思,胜友先生一路走好,你是我心中永远的月亮。

 

作者简介

张斌开,永定区人,本科毕业,文学学士。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诗词学会会员,龙岩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曾任永丰新区文化发展顾问团副秘书长、秘书长,新区党工委机关报《创业永丰》主编,龙岩经开区(高新区)文联主席现任《培风》文化杂志主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