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怀旧

怀 旧

卢琳航 周末文苑 

《文苑有约》卢琳航文稿:


        怀      


   上了年纪,特怀旧。大约临近半百开始,常常陷于追忆之中。

 记得好些挚友常邀我节假日一同去旅游。我都坚定的说,我要回坎市!因为,故乡的一草一木留给我太多梦萦牵绕的旧梦。    

 实际上,我在家乡生活的时间并不长。坎市中学毕业后的一九七六年初去当兵,转业后在福建永定工作五年就去厦门了。这样算起来,在外工作的时间远比在坎市长。但平日做梦的梦境,都是家乡的情景。那种挥之不去的家乡情结愈来愈浓!所以,我打心底里喜欢回坎市!

 记得当兵那会,当我离家三年第一次探亲,坐上龙岩到坎市班车听见许多乘客说着客家话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切与激动!那种感觉多少年都不曾忘记,好温馨!打那以后,每每准备回坎市的时候,心中便会自然的暗涌欣喜!而每当进入永定地界,一种回家的喜悦也不禁由然而生。人生之乐,淋漓尽致!    

 回到坎市,我最喜欢三件事:    

 一是走亲访友。除了拜访亲戚、老者、故友,更喜欢的是到老同学家串门。这多半是承蒙志远、盛文两位仁兄陪同的。前些年,专程驱车去了趟培丰田地村看望郭永仁同学。田地还是四十多年前随学校宣传队巡回演出去过的,是原坎市公社最远的大队。如今,有了很大变化。去的最多的当是孔夫新塘,那是盛文、汉平同学的老家。新塘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历史以来出过很多杰出人物。每次去新塘都深感同学盛情,不亦乐乎!    

 二是走街串巷。故乡坎市位于闽西西南部,是闻名的历史名镇。从公元1470建镇至今,已有近550年的历史。实际上自唐代开始,交通运输就有发达的水运。交通便利,基础设施完善,民俗文化及文化遗产丰富。建筑奇特,尤以方形土楼最具特色,拥有大小土楼838座。并有历史名胜古迹21处。1929年5月,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部署“二打龙岩”战役,就住在坎市街的“德豫翔”和“裕源店”。坎市是闽西的重要经济中心和交通枢纽,先后被评为国家级经济综合开发示范镇、福建省商业重镇和2010年福建省“百强乡镇”。我喜欢坎市,除了有故乡情结的成份,还有的是对坎市文化底蕴的浓厚兴趣。古屋、旧道、溪坝……都深深地吸引我。每次回坎市,我都喜欢走街串巷去寻找那远去的记忆。晓兵同学是“兵团”子弟,四十多年前他家在坎市租住的大宅就是栋百年老屋,大门上“儒林第”三个大字代表了她曾经的身份,很有些故事的。我和晓兵住得近,两屋仅几百米,常在一起玩。屋外有一条溪坝(河),我们常常邀着一起游泳。记忆犹新的是,年少无知的我还在“儒林第”宅院内偷摘过枇杷。当然我也还在那为生产队晒过谷子。    

 三是晨练吃鲜汤。“坎市鲜汤”是家乡的一种早点,实际上就是一种肉羹汤。但食材与烹饪都无比考究。已经成为家乡的一张名片,方圆百里摹名而来者众多。我每次回坎市必定光顾。回老家没了工作上的烦忧,晨练便成了无所顾忌。所谓晨练,讲起来也惭愧。因为我“练”得过于简单,就是快走。不过走的路线是尽量选少年时走过的路。    

 在坎中读书时我家住在排头,为了抄近路,走的大多是田埂。那条路几十年没走了。前几年专门走了一趟。这条路现在不好走了,以前鹅卵石铺就的路残缺不全了,田埂走着走着就没了,好不容易走到了高坑,原来的路也被建了房子。倒是坎市中学比以前壮观多了。    

 家乡盛产煤炭与石灰石,为此专设矿务局,还专为运煤修筑了龙坎铁路。现在这条铁路已经成为闽西连接粤北的必经之路。上世纪七十年代若在铁轨上行走,家长总是千叮咛万嘱咐。去年回坎市,突然心血来潮,早上六点就从民强中学上铁路,一人跨着铁轨一路走到坎市火车站。空气那个好呀,实在是畅快得很。离火车站不远处有一排民房,记得那是凌徽同学以前的住处,中学时我去过他家。但现在己经认不出来了。再往前走,便是我们高中学工时的矿务局机修连。厂房还在,是另一个新的企业了。我当时曾试图使劲记住新企业名称的,但现在又忘掉了。我跟门卫解释了一通,或许他以为我不太像太坏的人,便让我一人进厂去寻梦,倒也没有在后面看住我。我很放肆地转了一圈。四十多年前学工的车床在哪个车间我忘了,但机修连食堂馒头的那个味道,我还记得!    

 这次回坎市多半是为了侄儿在老家举办的婚宴。昨天忙了一天。早上醒来,照例在盘算今天怎么走?待我把永远也洗不白的脸草草洗一把之后,有了主意:今天去新罗村走走!    我原先在厦门养了一头小狗,取名“YY”。因为担心影响下一代,儿媳妇怀孕后就送回坎市了。看我换了球鞋,“YY”决意要跟我走,害得我一路帮牠多次驱赶蜂拥而上的公狗。今天走的是公路,倒也宽敞得很,就是汽车尾气让我有些沮丧,几次都想改主意不再走这条线。但当花了四十六分钟走到新罗张屋时,心情一下就变得好了许多。因为这个张屋,我应该有四十多年没来了。故地重游,别有一番情趣。路还是那条路,但新命名的“新罗桥”加宽了,也成了钢筋水泥桥梁。记得村口的第一栋“大夫第”是张汉华同学的家。四十多年前我进去过,屋内宽敞得很,房间也多。但当找到这个“大夫第”时,两扇木门却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显然好久没人住了。怪不得今年7月5日同学聚会前怎么也联系不上汉华,想必是去做了城里人了吧。与“大夫第”并排的是“儒林第”,看上去也多年不住人了。再往里走,人气夹杂着猪寮的味道渐渐浓厚起来,倚在墙边聊天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时我看到了建了有些年头的“诚一楼”,石刻的对联“诚意齐家遵圣训,一经课子式先民”,显示出这家人当年的辉煌。大门边晾着的一长排的衣服,尤其是女人的内衣张扬的挂在特别显耀的位置,说明了这里人丁兴旺,尤其是妇女权益得到了充分的保障。新罗村是新农村试点。我还欣喜的看到象林太良家“泰源庄”那样的别墅和公路沿线的新建店铺,预示着乡村正在发生良好变化。    

 张兆杨同学也是张屋人。我自然想起他来。不知他现在怎样?但愿他的明天会更好!

 

 2015年10月2日写于坎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