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卢平民与永定烤烟

卢 平 民 与 永 定 烤 烟

卢东昌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文稿摘录:

 

       

(卢东昌写于1993年)

 

永定烤烟驰名四海,它是怎样起源的呢?这话说来颇长。《永定文史资料》第五辑(1986年8月出版)登载卢如汉先生写的《卢屏民引进烤烟纪实》一文,指出永定烤烟是由卢屏民(应作:卢平民)首先引进试产成功并推广的。可惜该文篇幅短,叙述只能从简,而某些地方还与事实有所出入。我曾有幸亲身参与平民先生试产并推广烤烟的全过程,现在适值《永定文史资料》征集烤烟史料,就乘便将这过程如实写出来,作为如汉先生那篇文章的一个补充。

卢平民先生号如芬,坎市镇浮山村人,1884年出生。20岁左右前往广州等地打工、做小生意。抗日战争爆发,广州沦陷,他不愿做“顺民”,就往“大后方”逃难,辗转流落到贵州省贵定县。

贵定是我国著名的烤烟产区之一。平民在那里落脚之后,便与永定同乡合伙开设“安顺烟行”,经营烤烟生意,前后达七八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他经常出入苗族烟区,谙熟了烤烟栽培和烘烤技术。抗日战争胜利时,他已是花甲老人了。在外奔波,渐感力不从心,便在1945年冬天返回家乡浮山,打算好好休息休息,度过一个闲适的晚年。

 

平民回到家乡后,看到大家仍在种植晒烟。这晒烟是制造“条丝烟”的原料,而“条丝烟”此时在主要市场上早已被吸用方便的香烟(卷烟)所取代,因此晒烟价格低贱,且难出售,不仅获利甚微,甚至还要亏本。这样,也就难怪乡亲们生活如此困苦了。为着帮助乡亲们摆脱贫困,平民闲不住了,他“老当益壮”,毅然开始了在永定试产烤烟的探索。

1946年7月,平民恳切地写信给在贵定的挚友苏伯玉(抚市中在人)和在昆明开“明德烟行”的胞弟卢如皋,请他们寄回烤烟种子。不到两个月,分别收到了云南的“大金元”和贵定的“小金元”烟籽(这两个品种都是从美国引进的)。重阳节后,他就把这些烟籽播下去。  

这时,平民回忆起贵定烟农播种和移栽的园地都在山坡上,据说是烤烟喜爱“斋素”的黄土,在那样的土地上种出的烟叶才香醇可口,烟灰雪白,不会“死火”。在农历九月底,他便亲自带领全家到村外二里远有个名叫“洋寨排”的山坡上开荒。在他的带动下,我和卢如麟两户也参加了。大家奋战十五天,开垦出了荒地约三亩。十一月下旬,把烟苗移栽上去,接着三户人便起早摸黑给烟苗浇水、施肥、除草。立春过后,这些烟苗茁壮成长了。

为了扩大我们试种烤烟的影响,以便成功后推广,平民特地在这块山坡地上竖起了一块醒目横牌,大书“永定改良烤烟试验场”。烟苗移栽后,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广大乡亲都殷切希望我们试种成功。

试种从播种到移栽以至成长都很顺利,说明我们这里的土壤和气候是非常适宜烤烟栽培的。下一步就是采摘和烘烤——主要是烘烤的问题了。

烘烤必须有烤房。可修建烤房一没有资金,二没有技术资料,特别是火管烟筒,本地没人见过,更不曾做过,有钱也买不到。寒冬腊月,夜里三更,我亲眼看见平民的卧室仍然亮着油灯。灯下,他独自一人吸烟喝茶默默坐着,反复思谋烤房问题。老伴见他食不甘味夜不安寝,就帮他出主意。说,要资金吗,可把远在高陂黄田村的一块八分田卖掉;烤房还可利用家对面山脚下现成的一间柴房改建。

平民一听有理,脸上露出了多日不见的笑容。但接下来还有难题。虽然烘烤炉灶本地没有人做过,这还比较好办,多费一些工,自己手把手地教,总可对付过去;倒是这火管烟筒那里去找?周围几百里的瓮厂,向来只生产炊事柴灶用的小烟筒,而烤房用的是直径一尺以上的怪模怪样的火管烟筒——不单有直的,还有弯曲的,“三通”的。自己文化又有限,不会绘图,用手比比划划说得清吗?工人记得住吗?工人做不出烤烟筒来,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吗?为此平民又不知熬了多少个长夜。

一天,平民终于想出了办法。他找来一堆硬纸板,细细回忆贵定烤房的火管烟筒的模样和尺寸,连夜制成了模型,在除夕前十天,戴上斗笠,携了模型,叫我陪同他步行二十多里,走到龙岩红坊乡船巷村的瓮厂。我们找到一位当头的名叫金丰的师傅,说明来意,把各种模型拿给他看。他皱着眉头说:“我这里最多只能做直径五寸的,没法做一尺大的烟筒。”我们不甘心,使出“不烂之舌”的全部本事,好容易才说服他答应试做,说,要根据工人的技术能力,能做多大的就做多大,并说定1947年农历正月十五交货。

金丰师傅倒很守信用,如期付货了。但火管的直径只有六寸左右。从平民的脸色上,我感到了他那沉重的失望心情。这么小的火管能否烘烤成功呢?没有经历过,心中没底。但事到如今,只得硬着头皮试一试了。元宵节后,他请来了泥水、木匠师傅,自己终日陪着他们,做“师傅的师傅”,砌炉、装管、搭架、开天窗地窗,终于把柴房改建成了永定开天辟地以来第一座烤烟房了。

 

农历二月初,山坡上的烤烟已经长到三尺多高,可是叶片只比巴掌大点,远远不如晒烟。这时,卢平民又赶忙组织大家上山砍竹子,搓绳子,备好扎烟叶上烤的器物。三月上旬,采摘开烤,第一烤足足历时十天。出烤一看,只有5%是黄色的,其他都是青的黑的,但奇怪的是气味却又香又甜。第二天,用菜刀切成烟丝,卷成纸烟试吸,入口虽然还带着草味,但旁边的人却大叫“真香真香,比市场上买的香烟还香!”而且这香味飘得很远,楼上抽烟,楼下的人就能明显地闻到。说来叫人不信,如今的烤烟,却再也没有当年改良试种时那样绵长远播的芬芳了,是品种变异了呢?还是土质变化了呢?

这一年,三户人只收到五十多斤叶。

一天,平民、如麟和我一起闲侃,侃着侃着,“总结”起这次试种来了。平民老人指出:今年是第一次试种,总算有成绩,但问题也不少。一是采摘不适时,太迟采的烤出来就变黑,过早采的烤出来就成青;二是火管太小,烤房温度不够,所以烘烤时间拖得太长;三是产量不高。这些主要问题,明年都必须设法解决。

这时,改良烤烟试种成功的消息,却早已不胫而走,顷刻传遍了坎市,远至高陂和抚市等乡。平民老人的住地顿时人来人往,门庭若市,大家都争先来品尝改良烤烟是个啥味道,边尝边问这问那。当时,老人住楼上,我住在他楼下。有客人来,我常常上楼帮忙沏茶递烟。老人心花怒放,有说不出的高兴。一天坎市卢实秋、高陂富岭王材宏专程赶来品尝,连声说这是破天荒头一次尝到这么香醇甜美的烟味,明年一定要传些烟苗去试种,再也不种晒烟了。卢实秋还衷心敬佩地说:“平民先生有坚强的意志,不拔的毅力,见多识广,所以试种烤烟就能获得成功,前几年(当时没有说明具体时间),舍侄衍豪(古生物学家,建国后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从南京寄来了烤烟种子,我曾在新山庵试种,由于栽培技术不过关,又没烤房,连烤房什么样子也没见过,采下来的烟叶,有的晒,有的放在煤灶上烤,当然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老人白天接待了一批又一批来访的客人,入夜仍然在钻研怎样才能提高烤烟的质量和产量。他对我说,质量和产量不高,经济效益就不大,要使永定农民都种上烤烟,走上富裕的道路,非把烤烟的质量和产量提上去不可!为此,他又再次写信去昆明和贵定求教。不久,贵定苏伯玉寄来了烤烟栽培和烘烤技术资料,昆明卢如皋寄来了柳叶烟种,还特地说明,这柳叶烟,也是从美国引进的,叶子大而厚,产量高、质量好。老人大喜,一面如饥似渴地阅读资料,对照自己所产烤烟的缺点,找出提高产量和质量的有效对策。

与此同时,为了发动更多的人来种烤烟,广泛而具体地宣传烤烟的优点,六月,平民借来了切中药的切刀,教大儿媳把烤烟成烟丝,再用手工卷成一支支香烟,十支一包,取名“华山牌”。1947年农历六月廿三日,坎市圩天,永定人自产自制的香烟诞生并推向市场了。  

老人把烟摊摆在坎市后街(今公安分局后面)卢维康的店门口,霎时,围观的人密密层层,水泄不通。不到两个钟头,摊上的烟就销售一空。许多顾客一包到手,马拆开吸了起来,随即骄傲地说:“我们华山香烟比龙岩三九香烟好得多了!”(龙岩三九香烟是用南雄烟叶制的,香味少,草味浓)。以后、每逢圩天,老人就摆华山牌香烟摊,边卖边宣传烤烟的经济价值,并介绍种植和烘烤的技术,吸引了无数的顾客,也“教”出了无数的“学生”。可惜收获的烟叶太少,不到三个月,烟叶空了,只得收摊。但这短短的两个多月,却对推广改良烤烟起了很大的作用。

是年九月底,平民就在自己楼背后一块五分大小的地里播下了大金元,小金元和柳叶三种烟籽。经过精心培育,苗儿茁壮。移栽季节到了,留下自己栽种的烟苗,其余的不到十天,全部卖光,换得大米1000多斤(当时国民党政府的纸币贬值,民间买卖均用银元或大米)。坎市卢实秋,富岭王材宏果然都来买了烟苗回家去试种。

1948年春天,平民不但在去年开垦的荒地上种上烤烟,还在0.6亩的良田中,种上了上述三个品种的烟苗,进行对比试验。出乎他意料的是,良田种的比山坡种的长势好得多,茎粗壮,叶大肉厚。尤其是“柳叶”,比其他两个品种都要“靓”。他心里乐开了花,决定重建烤房。于是又去船巷找金丰师傅,请他重做一副直径八寸的火管。大概一个月就交货了,随即动工重建。烤房建成,烟叶采收时间也到了。试烤结果,由于烘烤温度明显升高,烤出来的烟有40%达到金黄三级和金黄四级。老人捧着这些金灿灿的烤烟叶子,脸上绽出微笑,满意地说:“我们烤烟的质量和产量总算过关了。”

坎市浮山出产了优质烤烟的消息传到龙岩,龙岩城里的良友卷烟厂老板连兴祺,特地来拜访。当他吸过一支平民用自产烟叶卷制的纸烟后,立即断定这是做香烟的上好原料,比南雄烟叶强得不知多少倍,马上拍板购买五十斤,出价每斤两个银元(当时每个银元可买二十多斤米)。这价钱使整个浮山村都沸腾起来了。过了一段时间,连兴祺又来买烟了,我们说没有了,如果实在要的话,只有一些吊黄干的(阴晾吹干的),但他也买去了,每斤一个银元。听连老板说,浮山烤烟用来做冒牌的“哈德门”(英国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出品)“金斧”(上海出品)等名牌香烟,足以乱真,在市场上十分畅销。连老板临走时还一再邀我去他家作客,难却盛情,后来我真的去过好几次。

烟叶能卖到这样高价,对农民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震动。1949年春天,种植烤烟的农户骤然增多。浮山村还有四家手头较宽裕的,各自兴建了新烤房,最大的烤房一次可烤二千支竹子,名叫“三增烤房”,现在还留存着。这些烤房都是平民设计的。那时,我还和卢顺昌、卢开镛等八人合办了“时代烟厂”,用手工卷制香烟应市,销路很好。从此,我们这个小小的近百户人的浮山村,因为烤烟试种成功,各行各业都有了生机,卢平民确实为乡亲做了件大好事。

 

建国初期,坎市人卢达周同志任坎市区副区长兼太丰中学校长,他对烤烟生产十分重视。不论在区上召开的干部会议或群众大会上,还是在中学的教职员会议或学生大会上,都反复宣传种植烤烟的重大意义,说明大量种植烤烟是永定发展农村经济的主要途径之一。他还在太丰中学农场辟烤烟示范田,传授栽培技术。坎市地区的烤烟种植因此推广得更快了。  

1950年春,坎市烤烟已引起县、地区、省各级领导的注意。当华东军政委员会在上海召开华东区烤烟生产工作会议时,省上便指定卢平民作为福建省代表团成员前往出席。平民十分兴奋,准备好带到会上交流的自制白包卷烟和烤烟叶子,正要登程,却突然患重感冒,未能成行,临时改由坎市田心村积极推广种植烤烟的青年卢万太同志(现是龙岩地区农科所高级农艺师、福建省政协委员)赴会。会议代表们品尝了永定坎市的自制卷烟,鉴定了带去的烟叶,一致认为烟质优异,香醇可口,不亚于云南和贵定的烤烟,决定把永定评为全国优质烟区之一,永定烤烟开始崭露头角。

1950年起,县人民政府大力扶助烤烟生产,成立烟麻公司,拨贷款,建烤房,生产突飞猛进。几十年来,烤烟始终是永定经济的一大支柱。抚今追昔,我们怎能不深深缅怀卢平民对永定烤烟的诞生和发展所作的可贵贡献,而向他献上诚挚的敬意!

卢平民于1957年春辞世、终年74岁。

(本文摘录自《永定文史资料》第12辑)

 

今日浮山村《思乡亭》: 

文苑—卢平民与永定烤烟(图1)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