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培丰大排圩场的沉浮

培丰大排圩场的沉浮

简吴新/庄易 周末文苑

《周末文苑》文稿摘录:

 

培丰大排圩场的沉浮

(简吴新/庄易写于1999年)

 

培丰的第一个圩场是“长店排圩”,大约在清朝乾隆年间创建。相传,那里有十几间店铺,经营食杂、饮食生意,此外便是客栈、理发等服务业。存在了十余年,被一场起因不详的大火全部化为灰烬。此处虽是路口,却离村落较远,所以大火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在这个废墟上重建圩场的兴趣,而把目光投向大排店子前。那里同样处于通往漳州的大路口上,又在培丰人烟稠密地段。地名“店子前”,可见附近早已建有店铺。于是由乡上的头面人物牵头,鸠工庀材,拓平1500余平方米的地盘,建造了十多座砖柱承重,桁桷盖瓦的“圩架子”,架子内可设摊位数个,架子间有足够供赴圩顾客购物行走的通道。圩架子落成,又择定农历每月逢四逢八为圩期,以便与邻乡抚市圩逢一、六,坎市圩逢三、七相错开,免得商贩为难,无法兼顾。开圩之后,果然日渐繁荣,成为培丰的中心农贸市场

长店排和大排店子前,其所以先后成为培丰圩场,都首先得力于那条通往漳州的大路。原来,永定与漳州间的陆路交通要道,是明朝嘉靖十九年(1540)开通的一条“驿道”,俗标“官马大路”。它从永定县城出发,经湖雷、龙窟、抚市、龙潭,出县境到龙岩适中,转南靖水潮而达漳州。而长店排和大排店子前的那条大路,正是全太平里(包括虎岗、高陂、坎市和培丰)以及丰田里的堂堡、胜运里的合溪等地通往龙潭转入永定——漳州官马大路的一条捷径。这样,长店排,特别是大排店子前,就成为一个交通要冲了。更幸运的是,到了乾隆年间,永定条丝烟开始走俏大江南北,不少烟担取道漳州外运,大排这条大路,也就一天比一天热闹、繁忙起来——这是说运出的。还有运入的,此时繁忙也不亚于运出。首先是食盐。明清两朝官府规定汀州府各县均食“潮盐”,并由官家统一经营。那“潮盐”就是从广东潮州沿韩江——汀江水路上运来的食盐。同时另有一种“漳盐”,是从漳州主要从陆路运来的。由于运输关系,漳盐价钱比潮盐高。但质量却较好——“潮盐黑而淡,漳盐白而咸”(旧县志语)

而乾隆二年前后,已有不少盐商,将漳盐走私入永,价钱不比潮盐贵,甚至更便宜。于是靠近漳州的太平里和部分丰田里的居民,纷纷买“白而咸”的走私漳盐吃。销量越来越大,大排这条路上的运盐担子也就越来越多。其次是糖。“漳糖”本是太平里一带居民日常主要消费品之一,大排路上的肩挑运输队伍中自然少不了漳糖担子。此外还有运其他漳州来的日用杂货的。就是这样因缘时会,小小的大排圩场,既是太平里条丝烟向漳州一路外销的必经之处,更是漳盐漳糖及其他漳货进入太平里和堂堡等村乡的第一站,自然把高陂、坎市、虎岗、堂堡、合溪,乃至龙岩红坊、白土(东肖)的商贩都吸引了前来,其“身价”已大大超出培丰一隅物资交流中心的地位了。所以长期间生意红红火火。

到民国初年以后,条丝烟日渐衰微,整个永定地方经济景况大不如前,大排圩的生意自然不能不受到相当影响,但由于永定漳州之间和永定境内的陆路交通状况依旧,漳盐等许多漳货也依旧为太平里及其附近村乡居民当家之所必需,大排圩也就还能维持一定程度的热闹。

然而,大排圩幸运地热闹起来之后,所谓“福兮祸所伏”罢,却同时也带来了麻烦。原来,大排这地方是出名的缺水区,往往三年就有两年旱。旱灾严重之时,为生活所迫,难免有些青壮年铤而走险,在圩场各主要通道上干起拦路抢劫的勾当来。有几次竟抢到文溪、长流、孔夫三村人头上,惹起他们极大的愤怒,一致起来抵制大排圩。经过一段时间的商议、筹备,这三村人联手在孔夫的上林,另建了一个圩场,名曰“三和圩”,通称“上林圩”,与大排圩分庭抗礼,圩期也定在逢四、八。从此,这三个村再没有人赴大排圩了。

这自然是对大排圩的一个打击。幸好大排圩底气尚足,一方面它所在的洪源村本是大村,人口众多;一方面它作为永定北部漳货集散地的地位仍未动摇。所以,三村人的抵制还没有使它损伤元气。可是到了1933年以后,它却接连遭到两次更大得多的打击,终使它跌入低谷。

首先是1933年,龙岩——漳州公路修竣通车。而此前的1928年,龙岩、坎市间就已有了公路;1935年,从坎市延伸到峰市的公路又建成通车。这样,漳货就可经龙岩、坎市快捷而大量地进入永定,坎市一跃而为永定北部水陆交通总码头,大排的漳货集散地的作用随之被坎市“兼并”了过去,生意自然顿时冷落了许多——这可以说是来自外部的沉重一击。

不料,遭到外部沉重一击的呻吟还未停止,1936年,洪源内部  又起风波——上下村之间“兄弟阋墙”。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是上村的一个头面人物,洪源马坑设在天后宫的短期小学的校长简振江,一天午睡时,竟突然遭大排(下村)一个有势力的团伙的杀手枪击,当场死亡。血案发生,上下村矛盾急剧激化,上村人不敢也不愿到大排赴圩了。他们就又在马坑天后宫内外再另立了一个圩场,叫“马坑圩”,通称“上村圩”,圩期定在逢五、九。过了两年,即1938年,天后宫要恢复办学校,圩场只好迁移到寨下,在一座寺院“大庵”的里面及庵外的草地、荒田上,摆摊设点开圩场。这样又凑合着过了两年,大家到底嫌此处位置既不适中,又太狭窄,于是又把圩场徙到寨尾山,在山坡上建起几间店铺,平整出一块圩坝,号称“寨尾圩”,一直“坚持”到建国后三十多年的80年代初。

回头再说大排圩。经过这番外部重击,内部分裂,元气大伤。好容易支撑到1942年,龙漳公路及龙峰公路,都为防御日寇进攻而予以破坏,漳货入永不得不重走老路,大排圩场才渐见复苏,但毕竟难再有昔时风采了。19458月,抗战胜利,不久,龙漳公路恢复通车,龙坎公路虽未恢复,但到底有公路底子,板车、鸡公车(独轮人力推车)较容易通行,坎市重掌永定北部水陆交通总码头,离坎市不远的大排圩,便日渐萎缩,挨到建国前后,终于销声匿迹了。倒是离坎市较远的上林圩和“寨尾圩”,凭着它方便本地居民物资交流的功能,仍旧支撑了下来。

1980年代初,改革开放春风苏醒了农村经济的活力。一方面农业生机勃发;一方面,建国后经政府开发、经营多年,培丰地区已是著名矿区,此时更春风得意,那“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社队小煤窑,簇拥着国营煤矿,把培丰地区的经济带动得更加活跃,欣欣向荣。人民生活显著改善,消费需求提高,同时产生了进一步便利物资交流,促进经济更快发展的要求。于是恢复大排圩的呼声日高。大排大队顺应舆情,把榕树下的旧圩场废墟清理出来,搭建了圩架子,改圩期为农历每月逢一逢五日,荒凉了几十年的大排圩场,又很快热闹起来了。

此后几年,煤业继续兴旺,与之相伴的交通运输业迅猛发展其他各行各业随之万紫千红,外来人口激增,拘泥于旧日大排圩格局的圩场,已远远不能适应。80年代末,坎市镇人民政府便决定扩建改建大排圩场。先是扩展圩坝地盘。由大排村委规划出几亩稻田,把圩坝从榕树下延伸到扛仙排以外,镇工商部门随即着手建设新市场和新街道。1990年春节,初具规模,由坎市镇政府主持,举行了盛大的大排正式开圩庆典。正在龙岩的安徽省的一个大马戏团,特赶来献演了三天三夜,热闹非凡。

1993年6月,培丰从坎市镇析出建乡;1995年又撤乡改镇。大排成了乡、镇政府驻地,培丰的政治、经济中心,圩场的建设进度

大大加速。在国家、集体、个人三方面共同努力下,几年之间,一条

长达数里,各行各业商店林立的培丰新街,容光焕发地出现在大排。同时,工商部门主持建造的新市场也竣工投入使用。这新市场系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设摊位300个。不但生意红火,年成交金额近已达4000万元,而且管理井然有序,经营者和消费者均表满意。1997年,荣获“市(地区市)级文明市场”称号。1998年,又被评为“市级规范化管理达标市场”。全县市场获此殊荣的,仅大排市场和县城中心市场两家,引得省、市、县电视台和《闽西日报》《永定报》争相报道,名扬遐迩。据悉,市场还要扩建,正在积极筹划之中。

顺便再交代一下培丰的其他两个圩场。寨尾圩在80年代初大排圩恢复时,就已合并回大排圩了。建国后,“天下农民是一家”,上下村人民早已消除隔阂,团结和睦了;大排圩恢复,寨尾圩合并,自然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至于“上林圩”,由于培丰经济繁荣,此地离大排又较远,仍有存在的必要,近数年也面貌一新,成为培丰的又一个热闹市场了。

(本文摘录自《永定文史资料》第18辑)

今天的大排圩(新街一段照片):

文苑—培丰大排圩场的沉浮(图1)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