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赖茂钦 周末文苑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赖茂钦

 

(一)  

“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这是唐朝著名诗人刘禹锡《酬乐天咏老见示》诗文中的首句,这句诗文的解释是:人,谁不害怕衰老;人,老了又有谁来怜惜呢?

唐文宗开成元年(公元836年),六十四岁的诗人刘禹锡以太子宾客的身份分司东都洛阳;此时,刘禹锡的同龄人,他的好友大诗人白居易也是以同样的身份留居洛阳,且已经三年了。二位诗人的年岁都已经进入老年了,能相聚在一起是十分高兴的事情。这时,白居易将其写的《咏老赠梦得》一诗赠与刘禹锡。白居易在诗中感叹:人老不中用了,身体消瘦、老眼昏花、腿脚不便、体弱怕冷、头发又脱落,等等,一切身体状况都在逐渐衰退。对于人老时的诸多不便,使白居易伤感,他在诗中表达了老年人的悲观情绪,还说,只有同老哥们闲聊时才是最快乐的时光!

刘禹锡回赠了白居易一首诗《酬乐天咏老见示》,刘禹锡说:是啊,你说的我也有同感。人老了,时光就不多了,这些都能理解,但是,也不能太悲观,而且,老人也有优势啊!老人经历的事情多明白事理也多,老人一辈子阅人无数,看人就像看山川河流一样一目了然。仔细想想不也很有收获吗?往好处想,不就坦然了吗?

刘禹锡还说:人老了就像夕阳西下时的傍晚(桑榆,喻日暮),你看,那淡淡的晚霞余晖,还可以照得满天彤红,灿烂无比呢!诗人用一种令人神往的比喻,烘托出一种豁达乐观人生观点,表达了老年积极的处世态度!

白居易(公元772—846),字乐天,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刘禹锡(公元772—842),字梦得,洛阳人。

 

(二)

天轮运转,岁月沧桑,在近一千二百年以后,这个故事,这个“人老有谁怜”的话题,又在一本名叫《永定四中老三届纪念册》的精装书册中,奇迹般地重温了。

且说,在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的坎市、高陂、培丰、虎岗这几个乡镇,有一批年近古稀的老人,他们的社会活动非常活跃。他们之中有男有女,岁数大一些的七十多岁,岁数小一些的也有六十八岁、六十九岁。虽然,这一批人分居各地,但他们情同手足,经常聚会。时而有人聚集在一起载歌载舞;时而有人聚会串门互动,畅叙老者之情;还有一、二百人的年度聚会。老人们吟诗作赋、高谈阔论,以饱满的情谊畅叙了分别几十年的经历。

他们不时组织红色旅游,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沿着革命先辈的光荣足迹,参访古田会议旧址,在思想上继续新的长征。

这批老人还经常组织外出参观旅游,观赏伟大祖国的美好河山和名胜古迹。他们在各地旅游景点留下了健步足迹,拍下了许多光彩迷人的照片,这些照片虽说是这些老人的业余攝影爱好,但却是自拍自照,自我欣赏,自得其乐的成果!而且,这些照片比起专业摄影师的作品,一点也不逊色!

使人更加佩服和值得称道的是,他们虽然年逾古稀,可那一颗颗火热的心,那种追求积极生活,那种追求老有所为的品格常使后辈人标榜和点赞!

这些人当中,绝大部分是农民,当然也有一些是已退休的国家干部、企事业职工,其中也不乏自谋职业的公司老板、经理等等。

这些老人,不,他们哪里像老人?更像年轻人。因为他们还是那么朝气蓬勃,那么精气神,那么步履轻盈,真看不出他们是古稀老人。

很多人会问:这批老年人是什么人?

告诉你们吧!他们是福建省永定第四中学“老三届”同学联谊会的学友们,他们是老三届人!

 

(三)

有人十分惊讶! 问:

“老三届”是什么? 

老三届,是指上世纪在中华大地爆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时,在校读书的1966届、1967届、1968届初中、高中毕业生。这些毕业生都没有机会参加升学考试,他(她)们因学校停课中断了学业和继续升学的机会。当时中学的初、高中学生因文革造成在学校的堆积,到1968年出现了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六届中学生同年毕业的奇景!

老三届,是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而产生的名词。

老三届毕业生离校后,他(她)们大都以“上山下乡”的模式到农村去,以“插队”和“返乡”的模式到最艰苦的农业生产第一线去。

老三届人,大都出生在共和国创立前后,他们的成长经历了大跃进、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和文化大革命运动。老三届人的青年时代,是新中国在二十世纪罕见的阶级斗争暴风骤雨的年代。

“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毛主席的高瞻远瞩,在50年后得到了充分验证!许多在农村锻炼的知识青年和老三届人,他们在艰苦环境的农村,得到了良好的全面的锻炼。他们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意识深深地扎入心间。他们出类拔萃地为国家为人民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老三届”人是古今中外珍稀人群,今天,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正在慢慢地、慢慢地消失……。

亲爱的年轻朋友,这,就是“老三届”和“老三届”人!

 

说起福建省永定四中的光荣历史,就要说起她的一种精神,叫“四中精神”,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授业者奉献;求知者拼搏”。她是连续十年的中考红旗学校。她是集科学实验、勤工俭学的先进学校。这种光荣传统和“四中精神”至今还在社会上流传,还在教育系统内传为佳话。

永定四中“老三届”毕业的学生,人数有五六百人。当年,他们正是十五六岁的小年轻,他们求知若渴,他们心里正在为自己能够进入四中这所红旗学校读书而充满喜悦,他们勤勉拼搏,自信自强!他们立志学好文化,报效祖国!

那是在1966年上半年,这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了,学校停课了,同学们被迫离开课堂参加运动。他们虽然一脸迷茫,但还是紧跟形势,自我加强政治觉悟,相互组织革命小分队,相互串联,用“大字报、大揭发、大批判”作为武器和资产阶级思想作殊死的斗争。而后,运动愈演愈烈,校领导和部份老师都上台接受批斗了,一时间,学校形势十分混乱。

学校没人管了,学校不是学校了;同学们要参加“斗、批、改”,教室不是课堂了。他们失学了,这不是他们自己不读书,而是条件不充许他们进学校、进课堂读书。结果呢?他们年纪轻轻,过早地走向社会,在贫困的生活之中“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作斗争”!

他们过早地挑起了不应该压在肩膀上的重担!

 

(四)

人生在世,总要生存,而生存需要一定的物质,物质是生存的条件和基础。怎么生存?这个问题摆在“老三届”同学们的面前。于是同学们各显神通,自谋生路。大多数同学以那嫩弱的身体不得不学做各种农事重活,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当农民了,面朝黑土背朝天,锄头扁担畚箕水桶不离肩。

也有一些同学投师学艺,掌握一门手艺了却人生,如学木匠、裁缝、泥水、打铁,有的学做豆腐,有的学做生意。也有极少数幸运者进入工厂当了工人,也有人进入供销社当上售货员,还有一些同学响应祖国号召,应征入伍,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有的同学在部队入了党,提为干部,其中有军职军阶高者大校军衔师级干部。在农村中土生土长也有成为党政干部的,有的还提升为地厅级或处级领导干部,此处 不必赘述。

永定四中“老三届”,有不少人离校后投身教育事业,当上人民教师,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

最值得赞扬的是终身在农村当一辈子农民的“老三届”同学。他们无愧是永定四中的娇子,是永定四中永远向上精神的践行者。当一个农民不容易,当一个好农民就更不容易。当年的农民是生产队一员,要多交公粮余粮,要出很多义务工,修公路,开铁路,建水库,都要他们出力,完全没有工资报酬。记上十个工分,也只值一、二角钱人民币,勒紧裤带加油干,这些苦日子,“老三届”的农民们都经历了。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永定四中“老三届”人亦是紧跟形势、思路开阔的佼佼者,他们有的开煤矿、办工厂,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发家致富,建新楼率先过上好生活。

还有一些“老三届”的同学,文章了得,诗词对联拿得出手,作词作曲,胜似科班,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不少诗词楹联竟出自永定四中“老三届”同学之手,登载于报刊杂志,登上了大雅之堂。

永定四中“老三届”人也有敢于闯荡特区,赴深圳办电子厂,开公司,他们是时代的榜样,改革开放建设祖国的先锋,是改革开放的弄潮儿!他们为特区的发展,祖国的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添了砖,加了瓦,值得大大的点赞!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五十多年倏然而过,当年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永定四中“老三届”同学,现如今已是两鬓斑白的古稀老人。他们回首往昔,俯仰天地,无怨无悔。

如今,永定四中“老三届”人,他们顺其自然地慢慢变老,并快乐地生活着。他们乐观、愉快,他们顽强的意志,不服老的精神可敬可圈可点!他们虽然不能返老还童,但是,他们却“老有所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

 

(五)

喜看今朝,科技在飞速发展,国家在不断富强,经济建设飞速前进,祖国面貌日新月异。永定四中“老三届”人感谢党和国家的好政策,幸福的日子越过越好!今后,永定四中“老三届”人的晚年生活一定会好上加好!

即将出版的福建省永定第四中学“老三届”纪念册上册,热心的编委们和执行主编不辞劳苦,付出了大量心血和精力,登载了大量的照片,使纪念册内容更加丰富,更加全面,使纪念册更加光彩照人!可喜可贺!

看看这些多姿多彩的照片,会使人乐得心花怒放!赞不尽永定四中“老三届”人的风彩!颂不完永定四中“老三届”人的荣光!

让我们重温唐代诗人刘禹锡答白居易诗全文《酬乐天咏老见示》:

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废书缘惜眼,多灸为随年。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滿天。

 

永定四中“老三届”人的今天,恰如这千古名句: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文苑_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图

 (本文笔者为永定四中老三届学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